中国电竞向来不缺偏见,缺的是正确的认知

中国电竞从来不缺偏见,缺乏的是对电竞的正确认知。

 

近日,著名体育学者,温州大学教授易剑东先生发表的《中国电子竞技十大问题辨识》引发了众多网友的讨论。网友们围绕着“电竞就是体育”和“电竞怎么能被称为体育”两个问题吵得不可开交。

易教授在文中认为电子竞技利弊得失不明,指出中国电子竞技的发展不理性,呼吁大家应当把电子竞技与体育区别开来。此外,为了说明电竞带来的的负面影响,易教授在文中还列出了给电竞归纳过“十宗罪”:
(1)手指僵硬甚至扭曲;

(2)肩颈损伤,腰肌劳损;

(3)长期紧张导致心脑血管疾病;

(4)长期静坐导致慢性疾病(高血压,糖尿病等);

(5)近视高发且高度近视;

(6)暴力和攻击性性格取向多发;

(7)沉迷虚拟社会,脱离现实生活;

(8)青少年文化浸染,裹挟力强(欧美有研究成果表明,沉迷电竞的青少年吸毒概率明显高于其他孩子);

(9)容易形成排斥增强身体素质相关活动的心理定向;

(10)冲击长期积极主动锻炼的体育价值观。

通过这十宗罪来说明电子竞技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对一个人的“摧残”。但是笔者认为来,这十宗罪,锅不应该由电竞来背。首先前五条生理上的危害不仅经常玩游戏的人会有的情况,这是很多像程序员,插画师以及影视后期制作人员等职业都会出现的身体状况。而后五条心理上的就是被媒体经常拿来批判的沉迷了。

 

大部分电子游戏的国内现状:不受待见一直背锅

说到沉迷游戏,有媒体采访过易教授,易教授在采访中拿自己的孩子举例。易教授称,自己的孩子原来是游泳,篮球,羽毛球爱好者,每周至少锻炼一次。在初三沉迷电竞之后,基本放弃体育,学习成绩从年级前5%下降到20%。沉迷电竞前肌肉发达,沉迷电竞后大腹便便。易教授向记者展示他儿子就读高一时期的照片,悲愤的告诉记者“电子竞技就是恶魔。长久下去,国将不国!”此刻的他不像一个学识渊博的学者,更像一个为孩子前途担忧的父亲。

把孩子长胖和成绩下降的原因归咎于沉迷电竞这个问题,在易教授的这番言论上,笔者看到了中国父母的缩影。在大部分中国父母传统的观念里,游戏就是就是毒品。所以在十几年前的时候电子竞技就遭到了很多家长们的举报,中国电竞也因此一度陷入低迷的状态。也正是因为家长们对游戏的深恶痛绝,才有了杨永信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在游戏上,很多中国家长总是对一些他们不了解的产物归咎于孩子学习和成长过程中的不利因素。例如看小说,追星,刷抖音等等…对于中国父母而言,他们不需要了解这些东西是什么,只知道这些东西可以掩盖因为自己教育不当而造成的孩子成绩下滑。

大部分国人对电竞的认知存在偏差

所以在提到电竞相关的时候,大部分中国家长还是会恨得咬牙切齿的说:成天知道打游戏有什么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一方面是对电竞的认知不够,一方面是中国电竞目前在电竞规范化道路上的摸索还没有足够成熟。所以易教授的文章也没有对电竞一棒子打死,他在最后提到了对于电竞入奥自己的想法:只有厘清与电子游戏的界限,确认可以对体育精神和价值有贡献,电子竞技才能成为亚运乃至奥运项目。虽然游戏是电子竞技的载体,但两者又有着主动的区别。近几年中国电竞的发展确实越来越好,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电竞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少,比如职业选手的入门门槛,电竞俱乐部的松散管理和电竞周边产业链不太完整等等,都是一些暴露明显仍待解决的问题。

最后笔者要说的是,十几年来,电竞受到的偏见从来就不少。相比被妖魔化的那些年,中国电竞近几年来得到的认可越来越多了,这也是很多电竞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然在中国乃至国际上像易教授一样对“电竞等于体育”持有不接受观点的人很多,面对质疑的声音电竞只有在规范化的道路上慢慢完善自己,使大家对电竞的印象进行改观。同时也希望大家对电竞能有个正确的认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