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体育化之路——在亚运的凯歌声中向奥运进发!

一直以来,制约电竞产业发展的一大因素就是人们对于电竞的认知产生了偏差。最近几年,随着电竞市场的高速发展,电子竞技已经逐渐变成了被广泛接受的一种体育运动。2018年,电竞成功走进了亚运会,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与讨论,《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主流媒体接连发声,为电竞正名。这标志着电竞体育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千亿电竞市场背后:一个泛电子体育的庞大生态正在形成

根据一些机构预测,2018年中国电竞产业规模将突破880亿元人民币,到2019年,更是直逼1000亿大关,成为一个涉足多个领域的大产业。未来五年(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5.21%,2022年中国电竞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

如果说电竞产业的大规模爆发是一场化学反应的话,那么体育化无疑是电竞产业爆发的催化剂。

相比传统体育项目,电竞的体育化时间并不长,从被国家体育总局认定为体育项目开始,在中国这一历程也才不过15年。但在体育化的大浪潮中,相关产业链发展却极为迅猛,年均增长率一直保持在两位数。短短十五年时间,电竞就完成了部分传统体育项目上百年才能走过的路。

电竞的体育化让全社会以更正向的方式看待电竞,人们开始将电竞认知为一项体育运动。而在任何一项体育运动中,群众基础永远是产业和该项运动发展的基石,电子竞技依托互联网为媒介进行传播,其受众呈现指数型增长,到2020年将达到近5亿的用户规模 。

不仅如此,电竞的体育化将连接互联网和体育两大产业,形成一个电子体育的新生态,这个新生态涵盖了从政府到大众、从赛事到选手、从互联网到周边科技的各种产业链环节,并进一步提升电竞产业的上升空间。

2018年电竞项目正式进入亚运会意义非常,电竞体育化进程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正如很多老电竞人的感慨一样:这一代的电竞人真正赶上了好时代!但电竞体育化的好时代与电竞产业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也密不可分。

电竞十五年是一段不断追求规范化、体系化和区域化的过程

如果从2003年电子竞技成为中国第99个体育项目算起,电竞的体育化历程已经走过了整整十五年。这十五年,电竞从洪水猛兽变成了亚运会的比赛项目,电竞国家队不仅成立,还远赴亚运赛场为国争光,取得这样历史性的转变,跟电竞产业不断追求规范化、体系化和区域化有关。

电竞脱胎于游戏,但自从电竞诞生那天起,它就与游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这一点在央视与人民日报等媒体的报道中,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表述,“曾经的不务正业,正变成一项体育事业。游戏擂台上的激情,与现实世界的奋斗一样能赢得敬意。”

事实上,电子竞技之所以能成为正规的体育运动,原因在于其具备了传统体育竞技所有应有的属性:公平性、竞赛性、观赏性、不确定性和专业性;一名职业电竞选手需要经过专业、严苛、超强度的脑力体力锻炼,对于选手的体能、心理承受能力都是非常大的考验。这绝非是“打游戏”所能相比的。

在15年的发展过程中,电竞产业形成了专业而规范的从业人群、赛事体系和产业规则。

一方面,如同体育产业一样,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运动,同样需要有装备、赛事、媒体、培训等各种环节,并通过这些环节建立一整套专业的体系和生态。电竞产业的体系化在当前已经取得一定的成果,尤其是在的选手的职业化以及赛事的专业运营上,中国的电竞产业积累了相对丰富的经验。特别是近几年渐渐兴起的电竞教育,从源头上提升了电竞从业者的素质和社会对电竞从业者的正向认知。

另一方面,中国的职业赛事体系也渐渐完善,从组织到赛事执行再到传播,都产生非常良好的社会影响,在观赛人数、赛事的专业度上都经受住了社会大众的质疑和考验。涌现了非常多具有代表性和大量受众群体的赛事平台。

在电竞体育化的浪潮中,规范化和体系化在挖掘电竞产业价值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要提升电竞的广度和覆盖面,则不得不依赖电竞的区域化发展。

就在不久前,LPL 宣布将战队扩充至16支,进一步推动主客场和联盟化。随着当前电竞热度在全国各个区域茁壮成长,全国多个城市也出台了很多扶持政策,赛事区域化的进程也将进一步加快:传统体育赛事已经有多年赛事区域化的经验,而且在这方面的运营上有过很多成功的经验。

以NBA为例,NBA的每支球队都与美国的某个城市有强关联,这些球队将自己的主场建在关联城市,能够获得当地市民的认同感,同样,电竞赛事的发展,需要通过赛事区域化来扩大其自身影响力。目前,电竞赛事、电竞俱乐部主要集中在上海和上海周边城市。随着电竞赛事区域化的推广,俱乐部入驻相关城市,开展主客场制度,能够将电竞赛事与城市结合得更加紧密,实现双赢。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一些城市已经出现了布局电竞赛事区域化的迹象。根据伽马数据对电竞赛事区域化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6月,超过七成省直辖市自治区成立了省级电竞协会;在GDP排名前20的城市中,65%的城市已成立或即将成立电竞协会。

由此可见,电竞体育化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长时间规范化、体系化和区域化的发展,才得以慢慢完善的。当然,对于整个电竞产业来说,电竞体育化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入亚之后,电竞入奥之路也将渐行渐近

对于电竞来说,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代,巨大的市场规模、越来越被认可为体育运动、不断发展的电竞产业生态……伴随着2018年走入亚运会,大家都对其发展充满信心,但电竞体育化进程在继续推进过程中,依然存在不少问题。

其中以电竞人才的巨额缺失最为突出也最为迫切。传统体育都有一整套正规的人才培养体系,而中国的电竞教育在2016年才进入高速发展期,而且电竞教育体系与电竞产业的对接也还处在初级阶段,人才缺口这几年不减反增。

与此同时,电竞游戏项目的寿命较短、第三方赛事平台盈利难、对于电子竞技的国际共识尚未形成以及国际国内区域化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也都切实存在,这些问题使得电竞体育化之路并不平坦。

从现实影响来看,这些问题也是当前电竞入奥的困难所在,尽管奥委会已经承认电子竞技是“体育运动”,但各方对于电竞走进奥运会还存在诸多争议。不过,电竞入亚之后,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电竞、了解电竞、认可电竞;电竞的选手也成了亚运的火炬手,带着圣火宣告电竞迎接洗礼;世界各地也掀起了电竞的风潮,从政府到民间,人们正在积极参与电竞,更不用说大批体育明星本身也是电竞运动的爱好者。比如,亚运会武术长拳项目的孙培原在夺得首金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是王者荣耀的“老玩家”,十分期待“电竞首金”。

由于央视一直独家拥有亚运会的转播权及分授权,而目前仍没有相关信息透露已经授权可播出电竞赛事内容的平台,大众可能没办法在国内通过观看直播的方式为中国电竞呐喊助威。

但至少我们能看到,电竞在整个体育格局的比重已经越来越大,成为了《人民日报》、《紫光阁》等主流媒体口中的“亚运四大看点”。进步需要各个阶段的积累,与中国传统的武术一样,电竞这次仅以表演赛的形式出现在了大众的面前;但是,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上,电竞已经被纳入了正式项目中,届时应该会与羽毛球、乒乓球等国民运动比肩。

总体上来说,随着电竞规范化、体系化和区域化的不断发展,电竞入奥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相信经过亚运会的的成功检验,电竞也将在不久的将来走入奥运会,而这恐怕也是包括笔者在内在完成电竞入亚之后,又一个充满希望的小目标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