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亿的韩国电竞 VS 85亿的中国电竞——为什么说我们大而不强 | 电竞世界

在电竞行业,韩国一直是我们赛场的劲敌,与此同时,在很多从业者眼中,也是我国电竞完成质量升级的风向标。“韩国电竞选手收入高,社会地位超过影视明星”、“韩国全民电竞,氛围浓厚。”、”韩国选手推陈出新,选手选拔体制先进“等等论断在国内屡见不鲜,韩国仿佛成了中国电竞需要学习的先进榜样,作为公认的亚洲电竞强国,拥有85亿(作者注:数据来源艾瑞数据,另有数据表示,中国电竞市场规模880亿)市场规模的中国到底要向韩国学习什么?

韩国电竞市场规模“仅”5亿 到底“强”在哪里?

根据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韩国内容振兴院共同发布《2017年电子竞技现状报告书》称:韩国电竞产业规模同比增长15%,职业选手的平均年薪在当年达到了977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9万元)。

报告书中显示,韩国的电子竞技产业规模在2016年达到了830亿30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亿元),同比增长14.9%。同时,电子竞技赞助相关市场规模达到了212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3亿元),继足球和棒球,排行第三。

在韩国电子竞技市场中赛事直播占最大比重,占整体的44.8%,总价值达到372亿30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3亿元)。除此之外,占比从大到小依次是,战队预算、流式传输(视频、音频等传输技术)及搜索、线上\线下媒体、奖金等。

韩国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平均年薪,在2017年达到了977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59万元),同比上涨52.5%。主要是因为,从海外归来的选手们和现有明星级选手的年薪多数达到了上亿韩元(1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61万元),带动了平均年薪的上涨。

著名韩国选手Faker,传年薪近3000万

同时,今年《绝地求生》火遍全球,也证明了韩国产游戏全球电子竞技化的可行性。另外在韩国,普通人对电子竞技的认知度也相对较高。针对普通国民进行的乐趣和电子竞技认知度相关调查结果显示,非常熟悉(13.4%)、基本了解(34.8%)两项所占比重达到整体的45.1%;对于电子竞技的看法,基本上是,有助于缓解压力、有趣等。

电竞产业在韩国的崛起离不开本国通信产业的发达和政府的大力扶持。历史回溯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致使受制于国土资源有限、持依赖型经济模式的韩国备受打击。后来,韩国痛定思痛,重新审慎自身发展模式及产业结构:此前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都是以出口为主,因而受世界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过大。于是,金融危机过后,韩国政府开始大力扶持一批新兴的,不太受资源、土地等因素制约的产业,比如电影电视产业以及电子竞技产业。

此举为电竞在韩国的崛起提供了良好的“土壤”。韩国政府除对网络游戏产业巨额投入外,在政策、税收、配套等方面均给予了最大便利。经过十多年发展,韩国网络游戏产值已超过汽车制造业,跻身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

1998年3月,美国暴雪公司推出了风靡全球的《星际争霸》游戏,而它在韩国的销量尤为亮眼。原来,《星际争霸》问世当年,适逢韩国政府大规模建设全国范围的互联网高速接入。因此,韩国基础通信业的发达使电子竞技成为一种低廉且大众化的消费。

为支持电竞产业发展,韩国政府还专门成立了韩国电子竞技协会,负责管理电子竞技活动。依靠国家政策支持的大型媒体企业,也将电竞从看不到的角落搬上荧屏,组织职业联赛。2005年,韩国建造了第一个电竞馆——首尔龙山电竞馆。随着电竞与游戏人口的增加,韩国政府认为电竞馆需要再升级。于是,在2015年,韩国出资1400万美元建造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电竞馆,推动游戏与电竞产业的持续发展。

在韩国人看来,电子竞技是个竞争激烈的严肃体育赛事。这个行业每年给韩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还培养了大批收入丰厚、形象健康的职业选手。源源不断的年轻人梦想进入电竞行业,成为下一个体育明星、全民偶像,这为韩国电竞人才的培育持续输入原生力量。在这背后,媒体的作用和该行业的职业化经验值得借鉴。

在电竞传播早期,韩国电视媒体是最主要的渠道和平台。1999年初,OGN以独立专业游戏电视台的姿态成立,并坚定地走电竞职业化之路。OGN争取到了赞助商的资金支持,将比赛放到大型场馆举行,并且请来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玩家参加比赛。这些世界一流水准选手的对抗不仅提高了电视台的收视率,还让赞助商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进而投入更多资金。如今,韩国的电竞俱乐部均有财团支持。电竞的职业化被认可,媒体的宣传也使得一些职业选手成为受人认可的公众人物,产生社会影响。

随着早期个别职业玩家的明星效应凸现,职业俱乐部应运而生。韩国的电竞职业俱乐部拥有不同等级的赞助商,俱乐部将提供选手训练、生活条件,并支付选手工资。选手通过职业联赛获得的奖金也会与俱乐部分成。此外,由于职业玩家的社会影响力较大,他们还会经常出席各种社会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训练系统格外注重对于选手心理素质的培养,保证他们在赛场竞技时发挥出良好水平。因此,即便处于下风时,韩国电竞选手的表现依旧冷静。除了俱乐部,在新赛季开赛前,韩国电竞协会还会面向职业选手进行素养教育。素养教育往往围绕三个主题:电竞反舞弊教育、退役后的出路、矫正坐姿及自我诊断。可以说,韩国的电竞教育和训练产业十分完善。在这种环境下,电竞选手的综合素养普遍较高。

然而相比880亿市场规模的中国电竞,韩国电竞毕竟还很“小”,中国电竞在赛事成绩上虽然不比韩国弱,却在电竞产业氛围上落了下风,乃至体育总局领导也承认:中国电竞与韩国差距较大。

中国要想成为电竞强国,参照韩国的市场状况,还需要改变哪些呢?

中国电竞大而不强,主要“弱”在电竞核心氛围和社会认知上

虽然中国是电竞大国,但和起步较早的韩国相比并不算电竞强国,无论是职业选手的培养体系、俱乐部管理经营还是赛事体系,国内都还有不少提高的空间。据此前LoL赛事负责人金亦波透露,目前大多数的电竞赛事都是游戏开发商在用收入反哺比赛,虽然有门票以及周边等收入,但如果算上赛事运营成本以及奖金池,能够维持不赚不赔就已经是不错的。刚刚起步的移动电竞则全部都是开发商在贴钱赚吆喝,而且手游电竞本身在游戏操作、平衡性以及旗舰产品方面还不成熟。那么,中国电竞市场离成为‘电竞强国’还有多远,还差哪些火候?

国内的电竞产业跟不上游戏的发展脚步,与游戏市场的巨大体量和繁荣生态所不符,落伍在其他电竞强国之后的现况,若一一论断开来,原因并非不可考。

国内电竞目前仍处于学步状态,身为电竞行业体制中核心的俱乐部的收入依旧主要来源于下游直播平台,这样的形式与网红极其类似,缺乏更加深层的造血能力,例如整队直播,商业周边开发,转播分成,比赛日收入等。

由于之前的封闭政策,导致电竞人才断层,现有人才素质偏低,且大环境不乐观,在大众心中电竞选手多是“网瘾少年”的形象,电竞从业者被认为是不务正业,随时还面临着被杨永信这类人物拉去“电一电”的风险,而电竞也只能算作是一种爱好,根本无法与其他职业运动相较。部分开设电竞专业的高校更是以异类的姿态登上头条新闻,没有系统性的教育,得不到大众认可,政策不支持,这些都是中国电竞目前窘境的幕后推手。

想要跟上强国的脚步,必须要建立一套良性的生态循环,以金字塔结构做比拟,电竞的金字塔结构分为三层,上层的游戏开发运营商(腾讯,网易),中层的电竞俱乐部,和下层的用户端生态催生的企业(游戏自媒体,游戏直播平台,周边产出等)均能良好的运转且保持盈利,使得电竞产业依靠一套平衡的生态系统进行运作,才能催化出更大的市场。

总结起来,中国电竞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表现为:竞被接受度不够,需要更多大品牌加入;赛事体系需完善,职业俱乐部管理难;专业人才缺失,职业战队管理体系不完善;游戏内容的多元化不足,目前仍旧以MOBA为主;商业模式单一,职业选手难培养。

因此,对于国内的电竞行业来说,不管是PC还是手游、FPS还是MOBA,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让电竞能够获得更多人的认可,从而获得更多媒体以及大品牌的支持,减轻开发商独自承担赛事成本的风险。在电竞职业化方面,商业模式、俱乐部管理以及选手的培养都是至关重要的。

中国电竞的目标虽然不是韩国 但要向韩国学习的有很多

中国电竞从规模上来说远远超过韩国,以中国的体量,不可能以韩国电竞为目标进行追赶,反而是在发展电竞市场上,韩国已经提出了向中国学习的口号;然而以成为全世界第一电竞强国目标前进的中国,需要向韩国学习的也有很多,师夷长技以制夷,既然他们比我们更成熟,不妨学习借鉴。

第一,摆正心态,正视电竞,把电竞当成一个职业、把自己摆在一个运动员的身份上。

第二,整顿行业直播风气,浮躁风,培养明星选手时要把握度。即便是faker,教练让下场也乖乖下场,电竞造星无可厚非,但是俱乐部把方针围绕明星选手制定。国内很多明星选手都被俱乐部捧得高高在上,再加上直播平台的虚高薪水,心态早就浮躁起来,根本无法静下来打比赛,自然也拿不到好成绩。

第三,俱乐部规范运营。在这里,规范运营不仅包括俱乐部的工作岗位的完善,还包括对选手从饮食到心理的管理。IG是王思聪旗下的战队,都知道不差钱,但是队内ADC小孩游神每每碰到世界大赛总是心理崩盘,导致水平一落千丈。很多职业选手的教育程度不高,在心态调节上需要借助外力,因此俱乐部与其说给选手巨额工资倒不如把钱花到合适的地方。

当然,随着中国电竞不断地发展,我们有理由对其保持乐观心态,作为从业者,我们相信,以中国电竞之体量、以中国电竞人之报复,我们毕竟走上世界电竞的顶端,与君共勉。

参考:财经网、凤凰科技、科技快报、17173、IT 时代周刊、锐智家、速途网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