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藏在世界第一下的隐患 | 电竞世界

7月1日晚上11时,DOTA2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 DOTA2 Championships)也就是俗称的TI系列邀请赛第九届奖金达到了25532233美元,正式超过去年的25532117美元,按照这个进度,最终TI9奖金很可能超过3000万美元,达到人类电子竞技赛事的巅峰。

高达数千万美元的奖金无疑为TI9国际邀请赛带来了极大的热度,因此而带来的话题性也无疑能保证DOTA2在8月拥有足够的吸引力,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DOTA2此次依旧没有解决根本上的问题,即保证整个产业生态的合理发展,无论是作为官方的Valve和相关组织方一直没有尽力打造合理的电竞生态。

甚至此次的TI9总决赛也爆发出了极其严重的售票事故,大量事故让用户相当不愉快。

玩家们用自己的热情将奖金抬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但Valve能否真正对得起期待,就完全式另一个问题了。

借东风而起的奖金

客观地讲,DOTA2国际邀请赛奖金一直是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2016年WINGS斩获冠军夺得千万美元级奖金,五名队员一夜之间变成千万富翁,恰逢2016年是另一大电子竞技赛事英雄联盟中国战队的低潮年,一时之间东风压倒西风,中国红与WINGS“护国神翼”的对标刷遍全网络。

这本来是一个极好的机会,竞争对手颓弱而己方恰好处于风口之上,但Valve并没有因此而趁机推广电竞化,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日子照旧,甚至2017年爆出了TI6世界冠军WINGS遭终身禁赛的事件。此后DOTA2的发展就陷入了停滞期,TI7和TI8奖金稳定在2500万美元上下并没有变化,如果不是2019年初自走棋的推出,DOTA2也很难聚拢和回流如此多用户来保证今年更高的奖金。

拳头公司针对自走棋推出的“云顶之弈”即将推出,在测试服阶段就已经聚拢了超过50万人气,相对于已经落到9万的刀塔霸业,拳头公司这一击重拳完全算得上又准又狠,一击命中靶心,再加上DOTA2自走棋和DOTA霸业客观存在的服务器等一系列问题,拳头公司的胜利似乎又只是时间问题了。

正如同2017年拳头公司针对Valve做出的反击一样,在韩国战队全球称霸的情况下,拳头公司果断调整了策略,一方面联合腾讯对全球各大赛区进行整合,另一方面尽可能的发掘联赛和俱乐部潜力。甚至有部分赛区已经开始了联盟化和商业运作,强大的商业资本和联盟化进程展开以后,英雄联盟热度一再升高,而拳头最精彩的就是,在热度升高的同时,迅速趁热打铁推行了新的赛事体系。在新的赛事体系下,战队的盈利模式多种多样,即使是小俱乐部无法获得投资、赞助和奖金,也可以通过战队图标、周边收入、皮肤分成等获得一笔不小的收入维持战队存在。

当赛事生态搭起来以后,拳头公司和Valve在电竞方面已经不是同台竞技了。

亟需管理的市场

客观地讲,DOTA2是一款相当出色的游戏,与英雄联盟相比,完全可以说各有千秋,两者推出时间虽然有差距,但拳头公司无论在资本、运作力量和资源上都远不如Valve,拳头公司彻底被腾讯收购以后,两者才算真正意义上站在了同一起跑线。

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Valve在电竞上的运作都难以让人恭维,客观地讲,DOTA2奖金从TI7以后确实高达2500万美金,但却有7500万美金落入了V社的腰包,这已经超过了DOTA2年收入的10%。但在获利如此高额的同时,无论是《DOTA2》还是《CS:GO》的电竞体系依旧是一团混乱,混乱带来的就是在赛事当中的各种乱象,赛事方的亏损加上小战队难以生存的现状,让绝大多数赛事成为了一个零和游戏——赢家通吃,剩下只能喝西北风。

零和游戏带来的问题就是绝大多数一线选手能赚到盆满钵满,二三线选手只能静等被挖甚至依靠博彩和假赛吃饭,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下,即使是一线职业战队的顶级选手也无法避免这种恶性事件,2018年9月甚至爆出了IG战队前顶级职业选手chuaN假赛事件。确实从奖金上而言TI系列夺冠一次就足够吃上很多年,但正是这种赢家通吃的模式才造成了绝大多数战队和选手只能人心惶惶的进行比赛,稍有意志不坚定就会陷入深渊之中。

相对的,英雄联盟搭建起的产业生态,却足以让不小中小战队也活的相当不错,青训营+LDL的模式,让大量战队有充足的队员可以选择。而在盈利方式上也是多种多样,直播平台、官方赛事转播、门票、周边、皮肤、头像、官方赞助、广告费等多种模式都可以获得分成,即使对于小战队而言分成较少,官方和拳头公司甚至会提供一部分补助。加上联盟化的出现让所有战队名额都成为了固有名额,物以稀为贵的情况下即使是倒数第一名的队伍一样可以获得足够的赞助和分成收入获得足够的发展空间。甚至在奖金方面拳头公司都将不少收入拿出来交给了参与世界赛的队伍,而作为对冠军队伍的补偿,每年冠军皮肤的收入则有一部分会交给战队以及赛区。为了保证公平性,拳头公司虽然是在2016年提出这个规则,但依旧将2016年前夺冠的队伍皮肤所获得收入交给所属战队和赛区。

在完全不同的生态下,俱乐部的活法直接倾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尸骨下的奖金和市场化的商业模式

如何规划现有市场,延续电竞项目生命力,是现在V社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在DOTA2高达数千万美元的奖金之下,是大量小型俱乐部和不知名职业选手的尸骨,我们不知道今年夺冠的队伍会是哪一支战队。

但我们可以预见的是,依旧会有一支战队轻松拿到今年全球赛事奖金霸主,但这对于整个赛事的生态发展毫无意义——即使Valve会因此拿走至少8000万美元。

没有一个好生态环境的电竞项目,真的可以算电竞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