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看待「电竞热」,虚空中的五千万年薪与百万人才缺口 | 电竞世界

自从「电竞世界」媒体创立起,除了行业内大大小小的同行以外,我们打交道最多的莫过于两种人,分别是对电竞这个行业充满了好奇与跃跃欲试感的孩子们,以及他们的父母。

前者的关注点永远都是「怎样的游戏水平可以成为电竞选手?」「会有怎样的待遇/薪资/生涯?」,而后者的关注点则完全不一样:「电竞行业的发展前景如何?」「如何说服我的孩子断了电竞的念想,好好学习?」。

这些其实是老百姓在面对一个新兴行业时非常正常的心态,在当今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的普及之下,电竞赛事直播、明星主播直播越来越吸引普通游戏玩家的眼球,加上一些自媒体在对电竞行业不符合事实的过度吹捧,很容易给普通人一种「电竞行业遍地是钱」的错觉。

然而,电竞只是众多竞技体育中的一个罢了。

后娘生的 1/99

2003年,国家体育局将电子竞技设立为中国的第99个体育项目,标志着国家第一次将电子竞技纳入政府管辖的范畴,这听上去似乎很「有牌面」但其实并非如此,当时政府划入体育项目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给电竞一个正式的名头并支持赛事的举办,而是想要遏制并管理当时国内掀起的一股小小电竞热潮,一纸通知让他们「从此归我们管」。

这股热潮起源于20世纪末电子竞技这一概念的引入,1998年奥美电子代理的《星际争霸》进入中国,拉开了国内电子竞技历史的帷幕,同时催生了一大批网吧的风生水起,全国各地自发的第三方赛事遍地开花,直到2000年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创立,成为国内所有电竞选手心目中的顶级赛事,2004年2月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创立了国家级电子竞技联赛——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EG),在全国上下兴致勃勃想要在电竞行业大展拳脚的时候,广电拍马杀到。

2004年4月21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网游类电视节目禁播令,央视的《电子竞技世界》栏目以及其他地方电视台刚刚筹备起来的电竞相关电视节目一夜之间流产。2004年的中国,老百姓手上最多只有功能机,家用电脑还尚未普及,电视节目才是主流媒介的年代,这一纸禁令将电竞扼杀在了渠道上。你打你的比赛,电视不给播,国内就不会有人知道,没有赞助商介入,电竞赛事又能撑多久呢?

广电给电子竞技盖上了一块大大的黑色幕布,幕布背后的电竞选手只能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绽放和枯萎,谁也不知道他们能等来什么,谁也不知道除了广播电视以外还能有互联网直播这一新渠道的遍地开花,谁也不知道会有《英雄联盟》这种现象级游戏的横空救世,谁也不知道政府对电竞的态度从什么时候会重新改观,从那一支17人组成的电竞国家队开始。

仁川17人与救市十三五

2013年3月,韩国仁川举办了第四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俗称「亚室武」。一直以来对电子竞技产业持高度认可的主办方韩国,克服重重压力在这一届亚室武中安排了电子竞技项目,中国代表团遂安排了一支由17人组成的电子竞技国家队,参与《英雄联盟》《星际争霸II》《FIFA》《极品飞车》4个项目的比赛。

这17人是中国电子竞技历史上的第一支国家队,他们在4个子项目中为祖国夺得2银1铜,但他们没有在电视上露一次脸,甚至没有姓名。

我们许多人都记得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那六位身披国旗的少年,但更多的英雄就只能这样无奈地躺在历史的尘埃与幕布下了。

那些历史的尘埃,包括了许许多多早期电子竞技职业俱乐部和早期选手的存在,他们没能赶上好时候,但他们是历史的推动者。

2015年,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电子竞技赛事管理暂行规定》,这是国家引导电竞产业的最后一块铺垫;2016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作为指导未来五年体育产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是真正推动、引导和扶持国内国际性电子竞技赛事发展的决定性文件。政策的肯定和支持直接指引了大批一线商企的入场,电竞教育、电竞产业园、电竞赛事市场迎来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天降甘霖。

5000万年薪与200万缺口

“有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来到我们学校,要招收优秀的双语电竞解说。他说,优秀的电竞解说,年收入是5000万元。我国目前年收入过千万元的电竞解说总共四五十名,过百万的有四五百名……”在上海体育学院的新生动员会上,杜友君院长在21位新生面前当场放了一颗卫星。

电竞行业作为热门的新专业,在一些专科院校及传媒院校中逐渐开展,随即很快被一些对电竞行业缺乏认知的业余人士信口胡诌,这「5000万年薪」的海口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除了教育产业上的「夸海口」以外,一些不良媒体的自我杜撰与偷换概念也是误导大众对电竞认知的一大帮凶。

“电子竞技员职业人才缺口近200万 2019中国电竞产业前景分析”

有些所谓的「产业文章」,看上去似乎图表数据齐全,有理有据,但偏偏就是在关键之处加一些自己胡乱臆想的东西,然后将其作为夺人眼球的标题,给人以数据详实论据充分的错觉,实际上只要稍加思索就能明白——

电竞作为竞技体育行业的其中之一,我们只需要对照一下传统体育行业的市场与人才比就能发现问题。2017年我国体育产业生产总值约2.2万亿元,从业人稳定在440万;对比之下,电竞产业总值2019年才刚刚1000亿出头,产值是体育产业的22分之1,按照这个比例,电竞从业人口实际上应该仅仅在20到30万人上下,从业人数怎么可能有200万人才缺口?

手握大把产业统计数据,让人社部为自己背书,最后却自行抛出一个不知所云的结论,还堂而皇之的放之于标题,可有半分媒体人的操守?

“电竞行业收入差距大:Uzi身价上千万,绝地求生选手月薪五千!

任何行业都有金字塔效应,高收入的永远是金字塔顶的那一小撮,更多的普通人自然是在金字塔底层挣一笔基础工资,这才是符合经济规律的真理。将Uzi的转会签约费和普通选手的月薪做对比,和将马云的全部身家资产与普通淘宝客服的底薪做对比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但听上去似乎真切就这么回事,到底怎样的选手可以身价千万?如果「我」去打职业,是月薪五千的那个还是身价千万的那个?电竞行业除了选手就没有其他活能干了吗?

这些普通少年最关注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但那些自媒体可是真真切切赚到了你的一份流量。

如果你真的头脑一热入行了,你会发现你还没有那些自媒体小编挣得多——

2019年4月,艾瑞电竞报告显示,当前86%电子竞技员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2倍,电子竞技员薪资普遍高于当地平均薪资,但非常有限。更重要的是,在电竞行业中「电子竞技员」是个门槛高且职业寿命非常极端的职业,对个人的游戏水平要求极高。

如果你不满足这个条件,转向选择其他诸如编导、商务、运营、媒体等非一线职业,那又和传统行业有什么分别呢?

如果你满足、或者认为自己满足电竞水平要求的条件……

电竞选手是怎样的一份职业?真如同你我所看见的那般耀眼吗?

4396和接Qlove

日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社部发布了一篇关于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的分析报告,报告中举了几位知名职业选手的例子,其中就有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喻文波(IG丶Jackylove)和明凯(EDG丶Clearlove)。

任何暴露在大众视野里的公众人物都不得不接受来自千万人的议论和指摘,因为人无完人。

作为被IG提前两年买下,只等他年龄足够就立刻打一队首发的天才选手,喻文波的天赋说是千万挑一毫不过分,但即便是这样的天才,也因为一些失误被冠以「接Qlove」的绰号骂名,也会因为一些称不上失误的失误而被网友加以「背锅」的压力。即便是这样的天才,也是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才在2018年的世界总决赛上夺得了桂冠。

作为英雄联盟中国赛区LPL的0001号选手,明凯堪称中国LOL历史上的活化石——他从有职业联赛开始就一直打到了现在,中国第一个英雄联盟世界冠军有他(IPL5),第一个拳头官方赛事世界冠军有他(2015MSI),荣誉有他,耻辱也有他。2016年的S赛上,明凯在一场比赛中打出了4396点伤害,由于整场比赛打得束手束脚极度懦弱,4396成为他职业生涯中永远抹不掉的一串数字,EDG战队也从原本最负盛名与粉丝青睐的队伍演变成一支网友口中「在让你失望这一点上从不让你失望的队伍」。

我们总说所谓的明星、名人,明面上的光鲜背后是台下十年功,但作为电竞选手,台下的十年功远远不算什么,因为台上等着你的,还有几千万想看你笑话的台下观众。

至此,你还想要成为职业选手中的一个吗?

结语

我们只是那99个体育项目中的一个,生而年轻,饱受非议。

古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供人享用的胜利果实还远远没有成熟,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缺少的是脚踏实地的实干者而非鼠目寸光的投机者。

电竞行业的发展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体育行业诞生至今已经超过两百年历史,即使是在新中国,以1952年成立国家体委来算,至今为止已经67年时间,数十年发展的产业构架了一个合理且蓬勃发展的产业。

电竞作为新生产业,脚踏实地的寻求发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夸夸其谈的炒作与空谈,只会将这个新生产业拉入无底深渊。

在此致敬依旧在产业初期奋斗的电竞人们。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