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棒子打死直播?简单粗暴,却并非最佳选择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青联提交了《关于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提案》,建议尽快出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及考虑对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作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细化监管规定和处罚措施;考虑对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作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明确规定主播准入条件,制定合理的申请测评,完善主播资质审核;加大对审查监管不力、不及时处理违规内容直播平台的查处力度;畅通网民检举不良信息的渠道。

 

网络直播又是何物?

 

网络直播一直是近几年来的一个热门的话题,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只要拥有一台可以直播的设备,就能实现即时直播。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97亿,用户使用率为47.9%。虽然用户使用率相较于2017年下降了6.8%,但直播在当下来说仍然是一个热门行业,为很多人所向往。但不可否认的是,火热带给直播界的,不光有庞大的流量和资源,还有乱象丛生的产业生态,无论是“恶性直播”还是“直播造人”等一众事件的出现,都让这个行业的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

 

一棒子打死直播?简单粗暴,却并非最佳选择 | 电竞世界

 

当然,直播行业内也一直在寻求解决办法,早在2016年,多家从事网络表演的主要企业负责人曾共同发布《北京网络表演(直播)行业自律行为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

 

虽然这则公约出现以后,确实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行业内的问题,但这项三年前的规定,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对未成年人的直播市场起到了监管的作用,当下未成年人直播的市场仍是乱象横生。

 

未成年的直播乱象:低俗,色情,隐私泄露

 

随着直播的价值被挖掘,越来越多人看到了直播行业的红利。直播赚“快钱”的标签吸引着各种年龄段的人开始涉足这个行业。

 

直播就像一个小小的网络秀场,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直播平台来向观众来展示自己或者自己立好的人设。观众越多,直播间越能给直播者一种网络聚光灯的错觉,大大的满足了他们的表现欲。然而,能做到真正靠实力去吸引粉丝的主播毕竟是少数,因此为了得到更多的关注,部分网络主播开始铤而走险的使用了一些较为极端的手段,其中“伪造”和“猎奇”就成为了这类无量主播最常用的手段。

 

在2018年4月1日之前,打开短视频APP“快手”,可以看到位数不少的未成年的“小妈妈”。这些面容稚嫩未成年妈妈们,毫不吝惜的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生子经验。在大部分人还在上初中的年纪,部分未成年妈妈便已经有了好几次产子的经历。她们以快手的大主播杨清柠为首,把低龄孕妇当做吸粉的噱头来博取关注。如此行为自然迅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在央视点名批评以杨清柠为首的一系列快手低龄孕妇后,快手官方迅速致歉并封禁了以杨清柠为首的低龄孕妇的直播间。

 

一棒子打死直播?简单粗暴,却并非最佳选择 | 电竞世界

 

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次事件依旧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而除了快手上典型的低龄孕妇的现象之外,软色情也是未成年直播的一个乱象。许多主播的直播间充满了各种“性暗示”,部分主播甚至与消费较多的“大客户”有不道德的私人关系。

 

此外部分未成年人对互联网环境认识不足,直播之时泄露隐私最终导致现实世界受到骚扰的事情也发生了不止一次。而为了一部分所谓“关键镜头”在他人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侵犯其隐私权的事件,也并不算罕见。

 

一棒子打死直播?简单粗暴,却并非最佳选择 | 电竞世界

 

如此乱象,整改力度却较为一般,所带来的影响自然不言而喻,看到同样是未成年人,其直播却做得风生水起,不少对于网络环境、社会现象认识不足的未成年人将这些主播当成榜样,纷纷效仿。即使不会投身“直播大业”当中,在观看直播时,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拿父母的银行卡用来打赏主播或购买游戏充值服务的例子,也并不少见。当然,这并不是未成年人的错误,成年人犯了此类错误甚至诱发更严重犯罪的新闻也同样不少,但作为没有完整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未成年人,其身心健康更值得我们关注。

 

所以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李国华委员提交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金融素养培育的建议》的提案。

 

一棒子打死直播行业,真的合理吗?

 

客观地说,近几年的直播环境比起直播刚兴起的时候好了不少,但主播频频冲撞法律和道德的红线的事件依旧是屡见不鲜。多个主播翻车的背后,平台的不作为和主播的个人素质较差,也是目前直播行业中所存在的问题。

 

该管理的不应该仅是未成年人,直播的内容审核制度以及相关管理制度的完善,才是我们最需要解决的事情。

 

针对未成年直播的乱象,实际上,很多相关产业和从业者,已经做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率。

 

以电竞选手为例,电竞选手很多从16岁开始了职业生涯。英雄联盟发展联赛对职业选手年龄最低的要求是16岁,而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则是17岁。俱乐部和直播平台签约,选手在训练的闲暇之余通过直播的方式与粉丝互动,向观众展示他们的游戏技术,满足了电竞爱好者观赛之余对高操作比赛的需求。例如RNG俱乐部PUBG分部的成员XDD也是一名未成年人,但作为一名电竞职业选手的同时,他还是一位技术上佳,直播效果颇为出色的网络主播。他直播不但带动了相关平台和产业的发展,也为拥有良好天赋的青少年展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一棒子打死直播?简单粗暴,却并非最佳选择 | 电竞世界

 

此外,在未成年人主播方面,可以借鉴我国互联网对未成年人的管理方式,虽然营利性网吧禁止未成年人入内,但公用电子阅览室、个人电脑、移动设备都是未成年人与互联网接轨的方式。官方经营的健康非营利性网络经营场所,不但能让未成年人能够有个积极的上网环境。还可以通过教育、管控和引导未成年人的方式,使得未成年人在面对未知的诱惑时而作出正确良好的选择。

 

最后,新式的直播内容,也是吸引未成年人目光和精力的一个合理的方法,在最近的新闻里,“网络课堂”和“网络教育”屡见不鲜。高校教师利用闲暇时间来进行直播,不但寓教于乐,还让不少人对教师的教育方式有了新的理解。这种对未成年人和教育行业都颇有好处的新型产业,或许也是直播行业未来健康发展的一个方向。而除了网络教育和网络课堂以外,户外直播的“夏令营”以及更接近于真人秀的自然体验系主播,也是未成年人发现世界的一个窗口。但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和直播平台的引导,堵不如疏,这或许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治标亦要治本,才是最好的方向

 

直播的火爆,让很多人感受到了娱乐方式的多样性发展,未成年人参与到直播行业当中,实际上也是必然的事情。

 

因此,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对当下的直播环境而言,始终是治标不治本的。大部分乱象一开始起源于成年人,未成年人的乱象,更多来自于对成年人的模仿,以及平台不健康的引导,而没有完整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自然就成了乱象的最大受害者。

 

一棒子打死直播?简单粗暴,却并非最佳选择 | 电竞世界

 

有疏有堵,健康发展,直播行业未必不能成为未成年人茁壮成长的动力,对于快节奏的现代社会来说,随时保持进步和学习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的,而直播行业或许就是打开大门的钥匙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