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不再是不务正业,但电竞教育仍需专业化

前段时间,《崩坏3》家长骂群事件在全网可以说是沸沸扬扬,不但成为了网友各种魔改和鬼畜的对象,同时在微博和B站引起了广泛关注。可是虽然大多数玩家对于这件事持积极态度,但还是有不少人重弹打游戏没用的老调。不过之后的澳门科技大学发布的体育特长生招收条件,打了这些“老顽固”的脸。

 

澳门科技大学在新的2019-2020年度的体育特长生选拔中明确表示将电子竞技作为一个单独的招收类别,和传统体育的球类运动、辩论、武术等放在同一水平线上。

 

电竞不再是不务正业,但电竞教育仍需专业化

 

根据澳门科技大学的招生通知,电子竞技特长生仅面向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两款游戏招生,其中英雄联盟的报名要求为国服艾欧尼亚钻二段位以上,而王者荣耀则是要求王者段位以上,在相关电子竞技项目中有过比赛经验的同学会被优先考虑。

 

随着电子竞技的不断发展,电竞产业的各个方向也逐渐枝繁叶茂。目前,依托于2016年9月教育部下发的新增专业通知,已经有不少高职、专科学校开设了电竞专业,而包括上海体院、中国传媒大学在内的一些知名本科院校也在已有专业内开设了电竞方向。

 

除了中传外,其他开设与电竞专业相关的院校就集中在了高职院校。根据全国职业院校专业设置管理与公共信息服务平台所查询的结果,2019年进行《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备案的已经有了80所院校,而在前两年这一数字分别为19所和51所,可见高职院校对于开设电竞专业的热情依旧在上涨。

 

电竞不再是不务正业,但电竞教育仍需专业化

 

 

与中传不同的是,这类院校所开设的电竞专业,大多都与第三方机构有紧密的合作关系,以校企合作的形式展开。最为常见的是由校方负责招生,并为学生开设包括思想品德、大学英语等基础类通识教育课程,而第三方合作机构则负责教材的编写和实际授课,并与校方进行学费分成。除此之外,部分企业也会与校方建立电竞实验室,或者开展师资培训等业务。抛开生源水平等差异,这类与中传所开设的专业最大的不同是,内容会更集中在电竞领域。

 

时至今日,“电子竞技”已经成为了高校中备受关注的一个新兴专业。

 

大学增设专业一方面确实会考虑到市场的趋势和学生的需求。例如为了适应澳门迅速发展的博彩与餐旅服务业,澳门大学在2003年开设餐旅服务与博彩管理专业,培养相关的管理和行政人才。

 

用“野蛮生长”来形容过去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教育和青训经历再合适不过,他们大多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选择走上电子竞技的职业道路而早早放弃了学业。这也是从业电子竞技被误认为是不务正业的根源。

 

电竞不再是不务正业,但电竞教育仍需专业化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就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为什么反对北大开设电竞游戏选修课》的文章,当中写道:不可否认,高校开设游戏课程并非是鼓励学生玩游戏,对游戏文化、产业、设计和开发等方面的讲授也没有问题。但是,这类课程的风向标搞错了,北大“兼容并包”不能以可能牺牲青少年身心健康为代价。孩子的理解力无法上升到北大设立课程的初衷,家长的监督力却可能就此毁于一旦。

 

大多数学生和家长对于电竞专业也比较陌生。曾经有记者就“是否愿意让孩子报考电竞方面的志愿”采访了多名家长,只有1名家长明确表示支持,其余的家长不是回答“了解下再说”,就是直接反对。而反对的理由,是他们想当然以为“电竞就是教孩子打游戏”,电竞专业是“洪水猛兽”,生怕孩子染上网瘾不可自拔。

 

电竞不再是不务正业,但电竞教育仍需专业化

 

电竞不是“玩游戏”,电竞教育也不是“教人玩游戏”,它所能涵盖的专业知识、专业技能,都值得好好挖掘。如数据分析能力、电竞市场策划等,这些专业技能其实都可以通过专业的教育培养来获得。而且,褪去“电竞”的外衣,这些专业的技能其实与同类型职业有不少共通之处。因此,在电竞产业的教育、职业培养上做好文章,并加强自身的专业性,才能获得更多的认同,也能更好地引导行业良性且可持续发展。

 

电竞希望通过进入校园为其正名,摆脱过去社会上视其为“洪水猛兽”的观念,获得更多的认可。但电竞教育正处于起步阶段,各方面的标准和规范还在建立当中,如果因为过快膨胀而导致一些学位并没有为学生带来想要的成果,这会演变成一个严肃的问题。

 

注:文章部分内容参考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