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G的欧洲死敌拿了A轮亿元融资,RNG们还在等什么?

2019年2月26日,欧洲电子竞技俱乐部G2 Esports获得A轮融资17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6亿元)。本轮融资的投资者既有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也有石油、天然气以及房地产传统领域高管。

 

此外,纽约市房地产高管、美股知识引擎公司Yext的联合创始人、调度应用程序Doodle的创始人以及体育娱乐社区Topgolf Media总裁也都参与了本次投资。

算上2017年8月,前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中场球员安德烈-戈麦斯等人的投资,G2外部融资总额达到2460万美元。其投资方背景覆盖房地产、石油等传统行业,不仅仅是传统行业看好电竞的增速,知识引擎和体育娱乐传媒这些资方又都能与G2的电竞业务产生联动。

以电竞起家的G2在融资后不仅仅要将电竞体育化,还要往娱乐化发展。在G2的估值数额背后,预言家也与业内人士探究了国内俱乐部在融资估值上与海外俱乐部的差距和原因。

洛杉矶湖人?不,G2是电竞迪士尼!

2014年,23岁的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Carlos Rodriguez与海外电竞赛事公司ESL创始人Jens Hilgers联合创立了G2电竞俱乐部。

G2俱乐部从只有5个人组成英雄联盟一支战队,到如今共有11支战队,涉猎英雄联盟,炉石传说,彩虹六号,皇室战争,CSGO,堡垒之夜,火箭联盟7个电竞项目。并与罗技,Twitch,AOC, paysafecard等七个赞助商有长期合作关系。

在去年的福布斯最具价值电竞公司排行榜中,G2位列第八预计收入800万美金,估值1.05亿美元。Carlos Rodriguez也成为福布斯欧洲30岁以下精英榜中,体育游戏领域的第一人。

从“打游戏的”电竞选手变成亿元公司的CEO,Carlos Rodriguez本人并未满足于此,他希望G2能从千万美金变成估值数十亿美元的电竞公司。

据Carlos Rodriguez介绍,G2这笔A轮融资将用于支付英雄联盟欧洲赛区的特许经营费,以及对现有业务和内容的补充。

2018年末,英雄联盟欧洲赛区继中国与北美地区之后,也施行了取消降级、购买固定席位获得特许经营权的联盟化改革,并更名为LEC联赛。

G2在LEC的占有一席,其LOL分部曾4次夺得LEC赛区冠军,本赛季排名第一。2018年的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G2爆冷淘汰了国内战队RNG获杀入四强,令更多中国观众记住了这支欧洲“死敌”。

据外媒报道,G2需要在4年内交齐1180万美元的LEC席位费,这也将是G2这笔A轮融资的主要用途。对于未来的规划, Rodriguez表示G2并不想做电竞中的洛杉矶湖人,而是电竞中的迪士尼。

在电竞的管理和粉丝运营商,Rodriguez首先聘请了NFL执行官Lindsey Eckhouse和前红牛执行官Sabrina Ratih加入G2的管理团队,希望让这支电竞战队更有章法可循。

其次,在粉丝经济商G2计划推出面向粉丝的app,并正在建设近2千平米的电竞中心,供粉丝观赛与互动。电竞中心计划于2019年第三季度投入使用。

电竞IP娱乐化,也是G2发力的重点,尤其是通过视频和综艺的形式。

2018年,G2曾联手paysafecard推出堡垒之夜电竞真人秀《Making the squad》,获得了赞助商的肯定。除了推出更多围绕电竞队员和队伍IP的纪录片和综艺,G2还计划推出基于站队的漫画书,希望让自己的电竞IP在量级上比肩迪士尼。

估值不明,轮次不高,国内与欧美俱乐部差距究竟在哪?

实际上,获得电竞赛事席位,重用跨界领域高管,搭建粉丝app,运营俱乐部主场,这些事不仅国内俱乐部也在做,甚至走在欧美俱乐部前面。

尤其是主场方面,仅LPL就有六支战队在北京、成都、重庆、西安、杭州有战队主场,运营电竞赛事。但较欧美俱乐部相比,国内的电竞俱乐部在融资轮次和估值上却仍然有差距。

2018年KPL战队QG获得近亿元A轮融资,LPL战队EDG同样获得近亿元Pre-A轮融资。竞远投资合伙人顾宇灏对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表示,“目前,国内电竞俱乐部在5-10亿元是比较合理的估值。”

G2作为欧洲头部战队,A轮融资1.17亿元的成绩与国内相当。不过前有欧洲电子竞技俱乐部Team Vitality获得了印度富豪Tej Kohli的1.5亿元投资。后有TSM的2.5亿元A轮,C9俱乐部1.67亿元的A轮、3.16亿元的B轮融资。

主场布局和全网热度领先的国内俱乐部理应有更大的估值和融资空间,差距究竟出在哪里?

顾宇灏认为,一方面是大环境上国外对电竞看的更明白。

“虽然电竞的热度在中国最高,但毋庸置疑欧美在传统俱乐部的商业化运营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在电竞俱乐部上亦然。

海外品牌对电竞市场的投入和理解更高,使得在对国外战队估值时不仅仅只看财务报表,其商业价值和粉丝运营能力也算入俱乐部估值内。”

实际上,国外资本更看好电竞俱乐部的未来,也跟美元基金更看重想象空间的投资逻辑有关。

顾宇灏对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表示:“这其实也是美元投资和人民币投资的区别,相对而言美元投资不在乎短期利润,更看重天花板和想象空间,也就是这个故事能说多大,电竞无疑符合这一条件。”

而国内基金更看重两三年内,融资轮次的更新以及上市和利润的需求,但国内俱乐部商业化运营都还在起步阶段,所以其实没法估值。

来自游戏公司的投资经理小A也认为,“国内俱乐部目前都处于亏损状态,估值就看怎么吹牛,还未确立客观的估值模型。”

不仅是大环境有差异,国内俱乐部自身发展也不够健康。海外电竞俱乐部比起国内有更多的商务和赞助费用,反倒是国内战队不仅商业化程度低,支出却依旧不菲。

比如国内的OMG电竞俱乐部,据财报显示OMG所属公司噢麦嘎2016年亏损2500万元,2017年上半年继续亏损1500万元。

OMG俱乐部FPS分部

OMG的长期亏损只是国内俱乐部的一个缩影。

小A表示,“目前头部俱乐部一年支出费用在6000万左右,大部分俱乐部都处于亏损状态,几乎没有能盈利的。尤其是国内中底部的电竞战队,能拿到的商务收入更少,这也会在运营时产生一些问题。”

“由于国外电竞环境更好,国外电竞战队获得的商业收入也更多,虽然同样亏损但状况还是比国内俱乐部要好一些。”小A如是说。

问题不仅仅处在环境和方法上,还在于人。

顾宇灏认为,“这三年来国内俱乐部错失了很好的商业化和文化经营机会,也是因为以前运营俱乐部的都是教练和领队,他们不懂得品牌和商业化。”

反观海外俱乐部,篮球飞人乔丹、魔术师约翰逊以及MLB等四大体育联盟的明星注资电竞领域,不仅抬高了声量。也把众多体育高管带入了电竞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国外的电竞模式更像体育。

不过这一趋势已经有所好转,预言家如今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内俱乐部效仿国外重用体育界和互联网人才,同时俱乐部背后的资方也越来越大,从趣加游戏、苏宁京东纷纷组建LPL战队、到李宁体育收购Snake战队布局电竞——看懂电竞、相信电竞的品牌与资本方越来越多。

就在几天前,体育品牌霸主Nike以4年接近2亿元的价格成为LPL独家服装赞助商,也说明中国电竞的商业价值正在逼近欧美。

Nike此前与电竞选手Uzi合作

对于中国电竞战队的未来,顾宇灏比较乐观,他认为电竞俱乐部的估值还会继续提升。

顾宇灏说:“随着未来电竞俱乐部商业模式更加清晰,中国俱乐部的价值也会显现出来。加上未来的LPL、KPL等联盟席位制名额接近锁定,俱乐部只能是存量交易,具备足够的稀缺价值。而与互联网相比,电竞可以辐射一代人,用户的喜好和习惯已经有所积累,不需要烧钱培育。”

“联盟商业化更好了,也让俱乐部的日子好过了。无论是头部还是底部,只要维持好现金流活下去。投资电竞俱乐部最便宜的时代马上就要过去了。”,顾宇灏如是说。

属于国内俱乐部的融资潮也许即将到来。

注:文章授权转载自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作者:切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