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专业毕业生的自述:电竞并不需要“我们”

电竞本科毕业生距离“就业大考”已经越来越近,市场是否能够接纳这部分“先驱者”还尤为可知。

电子竞技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吸引着大量有活力和想法的年轻人。今年6月,教育部发出通知,电子竞技工作者作为自由职业之一,被纳入就业统计指标。从去年“入选”新职业到如今纳入就业统计,电子竞技受到许多人的关注。

同时随着电竞整体市场的不断发展,所需要的人才缺口也在不断地扩大。根据去年所发布的信息显示,目前电竞人才缺口在50万人左右。对于一个新兴行业而言这样巨大的人才空缺会严重的阻碍这个行业的发展,因此根据市场的巨大需求国内各大高校也在2017年开始陆续推出了电子竞技专业。今年夏天也正好是国内首批“电竞专业”学生毕业的时间,整个行业也对即将毕业的首批学员给予了大量的关注。

然而,作为电子竞技专科学员的我们却并不在此列,与行业所关注的大量本科毕业生不同,我们已经早早的开始了“就业大考”。

印象:电竞需要“我们”

在我学习电竞两三年的时间中,我其实对于电竞行业有着少量的关注。在我们的了解中和在学校所学习的课程中,电竞需要“人才”,而我们这些电竞专业毕业的学生不正是电竞行业所需求的吗?怀揣着这样的心态,我们在学校中也在积极的学习专业相关的内容。

与大多数人所以为的电竞就是打游戏有所不同,我们所学习的内容主要是经济学、管理学、传媒学以及计算机编程等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内容。虽然所学的内容都涉及不深,但也并没有大众对于电子竞技专业所理解的那么轻松,我们所学习与其他的一些专科专业所需要学习的内容已经没有明显的差异。同时为了不满足于国内市场的需求,我们对于外语部分也都所有涉及,方便以后能够有机会举办国际性赛事。

仅我个人而言,非常热爱电竞这个行业。在学校学习的电竞知识的同时,也曾利用寒暑假时间去参加过世界性赛事的F1电竞赛车比赛,同时也正是有幸参加了这场赛事也更加确定了我以后要做电竞从业者的决心。怀揣着对电竞的热爱以及对未来的向往,在学校的学习也变得更加刻苦。

在校期间,随着自身对于电竞行业的不断了解以及老师对于我们的“包分配”承诺,让我们对于毕业后踏入电竞行业有了更多的向往。也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己举办的赛事能够让更多人观看并了解电竞这个行业。

现实:电竞需要的不是“我们”

曾经的我从不相信任何事物可以打破我成为电竞从业者的理想,然而最终还是向现实低了头,弯了腰。“毕业等于失业”是我在学习期间从未曾考虑过的事情,我所考虑的更多还是毕业后的我将会进入一家赛事企业参与到赛事筹办当中。

但当卖电脑、网管、游戏客服这几个与电竞并没有直接关系的职业成为我的就业选择时,我的大脑在那一刻选择了放空。虽然学校给我的选择并不是我所期望的那样,但当现实真的来临时我只能低下头服从了安排。之后我去了第一家公司,做起了卖电脑的业务,然后在做了两天之后选择了离职,原因是这份工作与我所学的知识差距太大。在这之后我又换了几次工作,大多数是在做销售,因为这份工作所带来的无责底薪4000元人民币可以满足我的日常所需。

在面临了被迫终止梦想后,我所最不能理解的是电竞行业存在着大量的人才缺口,而我们又是一群接受过“正规”教育的电竞毕业生,我们为什么没有被电竞行业接纳。在我的理解中一个存在着巨大人才缺口的行业所需要的是快速吸纳“人才”,以此来维护行业的正常运行,然而现实又一次告诉我并非如此。

在毕业后我也曾持续了关注了一些电竞行业相关的新闻内容,随着看到的内容越来越多我也渐渐的开始清晰,电竞需要的不是“我们”。在近期看到了众多关于本科电竞毕业生的报道当中,除了依旧是巨大的人才缺口外,我还看到了电竞需要的也并不是“他们”。

在很多关于电竞毕业生的报道中都会明确的提出重要的一点:电竞需要具备专业技能的人才,而这里的专业却并非是指我们的“电竞专业”。我们并不是电竞行业所需要的专业人才,因为我们不“专业”。

结语

电竞本科毕业生距离“就业大考”已经越来越近,市场是否能够接纳这部分“先驱者”还尤为可知。但是对于整个电竞行业而言,所需要的人才从来都不是一个专业所能决定,而是需要更加明确清晰的技术内容。

电竞还在发展,电竞教育也尚处于探索阶段,而电竞教育很明显并不能满足于市场对于人才的技术需求。对于国内大部分电竞专业而言,处于探索时期的它们也并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为电竞行业提供人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