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槛低、保障差,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中国电竞

电子竞技,其实并不赚钱。

2020年5月15日CDA联盟的一则公告将曾经的DOTA2世界邀请赛冠军战队,中国豪门俱乐部Newbee俱乐部送上了微博热搜,全员禁赛的处罚加上从各种渠道流出的实锤,让假赛外围这个被电竞圈聊了无数次的问题再一次被推到台前。

从RW战队weiyan事件到如今的NB俱乐部全员禁赛,电子竞技在经历着竞技体育发展道路上的必经阶段,资本逐利,贪欲作祟。无意为选手和俱乐部开脱,只是当我们正视这一切表象之下的根源,就会发现电子竞技这东西,其实并不赚钱。

我有一个梦想

“我有一个XX梦想”这句在零几年就已经被玩烂了的选秀梗,经过多番的包装依旧在收割着无数对特定领域有着憧憬的平凡人,上一个贩卖梦想的贾老板人在美国,努力造车,留下了一众因为他的梦想而窒息的投资者,如今电竞梦又在收割着无数青少年的青春与理想。

职业选手直播签约费1500万,TI冠军奖金过亿,UZI每年为Nike代言可收入500万美元,这一个个天文数字似乎在告诉“网瘾儿童”们,读书读不好没关系,打职业电竞也能赚大钱。

不可否认,游戏打的好也算是一技之长,这样的概念在这些年不知不觉成为了人们意识中的一种共识,更是让数不清的“中下游学子”看到了人生的另一条出路。2019年的英雄联盟职业青训选拔短短20个报名日就有5000多个怀揣着电竞梦想的少年报名参加,要知道参加青训选拔就意味着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内这些少年需要不停地进行各种比赛,这对于16-20周岁正处在高中或者刚刚迈入大学的学子来说,有着极大的压力,何况其中还有一个月左右的线下集训,可以说选择了这条道路,基本上等同于放弃了原本的学业。

这些少年为了他们的电竞梦想放弃学业,而这样的选择在如今的社会中正变得越来越“正常”。无论是游戏直播的风口,还是电竞比赛的正面曝光,媒体们似乎在告诉每一个有着不错天赋的电竞玩家,“只要愿意来,你们都能靠自己在电竞行业中打拼出一番天地。”

没能够进军职业的可以搞直播,去工作室,当代练,做陪玩,一系列周边产业的保障,似乎能够让那些没有站上顶端的梦想家也享受到这个时代的红利。但这些被梦想冲昏了头脑的少年们,不会知道电子竞技的道路并不比高考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得简单。恰恰相反,在学习上勤能补拙,但在电子竞技上,天赋没有其他人强就是死刑。

虽然其中的很多人也曾思考过,前路在何方的问题,但也有很多人会倔强的说梦至少还是要有的,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梦想 ≠ 能赚钱

作为一名电竞行业的从业人员,见到过很多怀有电竞梦想的年轻人。2016年,我的一个同事在DOTA2天梯上打出了一点名气,于是他就毅然辞职加入了一支职业战队,只身前往北京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可惜的是他们的队伍在几场比赛失利之后就被老板放弃了投资,失去了稳定收入的他们只能选择靠着假赛与外围糊口。假赛打多了,大家的竞技水平就开始下滑,最后甚至连一些低端联赛都没有资格参与,只能解散战队各自回家打工。

电子竞技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当大学生们离开象牙塔开始混迹职场的时候,同龄的电竞选手就已经到达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晚期。他们大多学历不高,高中都没有顺利念完,这样的一批人在短暂的职业巅峰期之后,只能靠着当职业选手时攒下的资本来维持自己今后的生活。他们中的部分人选择开店,部分人拿着工资和奖金去投资,但还有更多的人没有能够在这短暂的职业生涯中取得成绩,更没能积累下什么资本,一朝退役,没有任何维生本事的他们只能默默沉入社会底层,从事一些廉价的体力劳动。

能够爬上金字塔顶端的永远是少数人,构成电子竞技职业体系的不仅仅是我们在LPL或者TI上能够见到的那些一线战队,更多的是从出道到退役都没有名气的选手,他们才是这座金字塔的主体与基石,一批又一批为了梦想而进入电竞行业少年,都倒在了通往金字塔顶的路途之中。我曾采访过一支混迹于次级联赛的职业战队,他们拿着3000的月薪,用着网吧淘汰的二手电脑,租住在二线城市的民房之中,队伍中部分人的年龄甚至已经到了30多岁,长时间脱离社会的他们已经很难再融入社会了,他们只能在电竞这条断头路上再拼一拼。

中国电竞先驱人物SKY李晓峰在2018年发表的《致那些有电竞梦想的孩子》一文中曾表示,想要进入电竞行业,起码要完成九年义务教育。这样的话语如今再听有着些许的刺耳,但是电竞选手平均的教育水平过低这一事实无法被少数高学历选手抹平,大部分的职业选手在结束职业生涯之后难以保证自己的生计问题,这也就促成了像Newbee战队或者weiyan这样的选手在自己职业生涯中利用假赛和外围获利的情况发生,毕竟电竞梦想,并不能赚钱。

除了选手不赚钱之外,电竞俱乐部更不赚钱。

赚钱对于收入渠道过少的电竞俱乐部来说本就是一条艰难之路,商业变现的手段过少,单纯依靠着奖金和商业活动根本不足以维持整个俱乐部的运营,作为俱乐部收入来源最大头的商业赞助与传统体育相比也少得可怜,前几年20万元就可以赞助一支顶尖的一线战队,而俱乐部购买一名知名的选手就得支付7位数的签字费,若是队伍没有太好的成绩,每年亏损千万就成为了俱乐部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正是这样的畸形运作,让资本不够雄厚的电竞俱乐部开始投身到假赛之中,俱乐部花钱买成绩,选手自己买外围,最后赞助商看到了想要的成绩,俱乐部赚到了赞助商的钱,选手拿到了理想的报酬,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这还能被叫做“电子竞技”吗?

电竞行业有未来,而非现在

目前中国对于电竞假赛的监管还处在空白阶段,选手假赛很难受到法律法规的约束,电竞目前的尴尬地位也很难去效仿韩国将假赛,电竞赌博等问题例入刑事犯罪之中。

前几日与一位曾经从事电竞菠菜的相关人士聊天中偶然知道,目前一场一线职业队伍的假赛大概有着500万左右的交易量,那些参与假赛的选手一场比赛的获利在几万到十几万不等,而那些二线队伍或者不知名的队伍,一场比赛的获利可能有几千到一万,短期来看这是一笔极其丰厚的回报,而假赛者除了告别自己的职业生涯也没有其他应受的处罚。

在国内虽然各类赛事百花齐放,但真正的电竞产业规范化还正处在起步阶段,2019年北京、上海、广东、重庆等多地先后发布扶植电竞产业相关的政策文件,已经是给出了国家将要规范化电竞市场的信号,诸如电竞门槛过低所导致的影响正常学业问题,电竞选手及俱乐部没有相关保障的问题,在未来可能都会得到解决。

电子竞技这个行业虽然发展的年头不长,但是吸取传统体育行业经验在整个电竞流程上的配套服务产业有着非常大的发展前景。当前的电竞行业并不算是处在最坏的时代,周边服务产业已经可以吸收足够数量的爱好者与电竞专业人才,我们只需要做出一些改变,做出一些规范就可以让整个行业发展的更加良性,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中国电竞有着自己独有的骄傲,我们所期待的,只是那个真正可以圆电竞梦的时代,快点到来。

本文转载自:百家号优质创作者 少年游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