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电子竞技在中国》主创团队:纪录片的创作幕后

其最主要的目的无疑就是为了纠正“电子游戏”是“电子鸦片”的思想。

历时457天的拍摄,走访中外北上广、洛杉矶、波士顿等28个城市,涉及20多项不同游戏的赛事,超过80位电竞行业资深人士的参与……

共六集的《电子竞技在中国》纪录片,宣布从3月14日起的每周六晚,于CCTV发现之旅频道播出。历时良久终于开播,一度引发了圈内热烈讨论。官方表示“谨以此片先给被理解和被误解的青春”,这样的核心主旨,无疑是为了在大众价值观中为电子竞技的形象争取一些正面的分数。

作为21世纪中国新兴产业之一,电子竞技赛事尽管往数字化体育方面急剧靠拢中,但在大众认知中却总是和“电子游戏”甚至“电子鸦片”密不可分。而这样一部纪录片,其最主要的目的无疑就是为了纠正这一点认识。

主创团队是怎样规划内容,让它打动不够了解电子竞技的观众?这近三年的拍摄与制作过程中经历了哪些困难?这些都是我们迫切想知道的,今天电竞世界有幸与前方主创团队连线,与发现之旅频道节目总监杨定坤老师采访,走进《电子竞技在中国》创作幕后的故事。

电竞世界:最初是怎样的契机确定了这个题材呢?

答:为什么要拍电竞这个题材,有两个原因。

一是游戏和竞技几乎贯穿了我的人生,我从小经历了雅达利、红白机、世嘉、SFC、3DO、土星、PS等几乎全部的主机时代,也经历了大富翁、仙剑、红警以及星际、魔兽、CS、DOTA、LOL、王者荣耀、PUBG等几乎所有的电竞游戏时代,游戏和电竞对于我的成长、娱乐生活起着长久深远的影响。

二是我本身作为纪录片的从业者对纪录片的理解,我认为纪录片最大的价值在于纪录正在发生的事情。而电竞行业,中国的电竞行业,正是处于一个正在发生、且在高速发展的阶段。

个人感情驱使,职业判断肯定,于是就决定去拍它,《电子竞技在中国》。

电竞世界:拍摄一年半、制作一年半,这当中经历了哪些弯路与挫折呢?

答:这部纪录片是从2017年3月初就开始策划,5月19日开始了第一次拍摄,到18年9月份主题内容拍摄完,拍摄部分差不多是500天的时间,不到一年半。然后制作是从18年9月到19年的3月,差不多半年时间。加起来制作总共用了两年的时间。
创作的困难主要有二,一是和拍摄对象的联系和对接,虽然说以现在电竞赛事厂商主导的环境下,我们通过腾讯、完美、网易联系拍摄对象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实际过程中却没有那么顺利,有时候即使我们的工作人员和厂商付出了很多努力,拍摄对象仍然没能接受我们的拍摄请求,这对于最后的成片来说都是挺遗憾的。

二是拍摄当中的困难。即使已经和拍摄对象达成了共识,但在对于一些重点选手或战队上仍然存在很多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我们不像《舌尖上的中国》那样,对象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他们会尽可能的给与配合,我们有足够的创作上的便利;但职业选手和战队他们总是有繁重的训练和比赛任务,不可能以拍摄工作为重去迁就我们。因此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条件下,成片自然是不如我们预期中的那样好的。

当然,除了这些创作上的困难以外,真正困难的还是协调播出上的问题,让我们多等了一年才和大家见面,但最终能见面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结果。

电竞世界:纪录片开篇的文案“有的初心未变,有的时过境迁,谨以此片献给被理解和被误解的青春。”这句话极具感染力,对于业内人士而言是包含血泪的文字,它代表的是这部纪录片的主旋律吗?

答:《电子竞技在中国》这系列有6集正片和1集亚运会特辑。亚运会特辑的开场就只有这一个黑场字幕“谨以此片先给被理解和被误解的青春。”当时这集播出的时候亚运会刚刚结束没有太久。

之所以会写这句话,是因为这集纪录片从策划、拍摄到制作过程中,我们接触到几乎所有电竞圈的人,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提到的一点,就是自己从事的、自己热爱的这项电竞事业,并没有得到圈外大多数人价值观的承认,甚至没有得到亲人朋友的尊重和理解。

电竞人是一群不被理解的人。

但电竞又是电竞人的工作、事业、爱好,电竞给这群不被理解的人带来了精神世界的丰满,也给这些人带来了物质层面上的回报,所以很多玩家乃至电竞人,他们最渴望的就是打破这个成见的圈子,渴望被理解,渴望给圈外的人解释电竞这东西的价值。

在这样深刻的、多年心境感受下,这句文案就没有什么所谓“打磨”的过程了,写出来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另外在六集的正片中,我们加上了“有的初心未变,有的时过境迁”这句话,原因是片子本身都是在19年3月份就全部制作完成,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及时播出,而片子内容本身都是有时效性的,很多拍摄对象的工作和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电竞行业也在日新月异,我们以现在的眼光去看这部纪录片可能会产生一些认知上的错位了,所以就加了这么一段话。

电竞世界:这句文案是否对纪录片创作上的基调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呢?

答:这句话的两个关键词在于“理解”和“误解”,这是两个交流上的极端结果。我们的希望是借此片让电竞圈内外能互相理解,最终达成和解,那么创作上的核心就在于,如何让他们认同“电子竞技”。

其实在圈外人看来,很多人简单的认为电竞是打游戏,是不务正业,因为从直观展现上来看,无论设备是电脑还是手机,地点是家里沙发上还是鸟巢体育场,我们好像做的都是打游戏这同一件事。那我们想要避免这一认知,就得从别的角度出发。

我们不能强调某场比赛多么让人印象深刻,某位选手多么励志热血,这很容易陷入自我感动的死胡同。所以这系列片子主要讲述的是电子竞技对现在中国的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上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更多的强调了电竞产业总体现状和发展,所以这部纪录片叫《电子竞技在中国》,而不是《电竞高手》、《电竞赛事》这些题目。

电竞世界:很多观众对于该纪录片是由腾讯联合出品颇有微词,认为这会在对待其他厂商的竞技项目上有所欠缺,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事实恰恰相反。
正是因为和腾讯联合出品,在创作时反而对腾讯以外的其他厂商更加小心客气,对腾讯自家的团队对接时要大大咧咧、随意一些。比如说第一集中谈到腾讯收购拳头股份时我们用的是“一家中国厂商”一笔带过,而其他厂商的采访者都是各种头衔很正式地加上的。即使在篇幅比重上,第一集中网易产品的时长应该是腾讯产品时长的1.5倍,所以大家所担心的“腾讯作为出品方给自己单方面推销”这种说法是并不存在的。

事实上,在策划拍摄之初,我们和腾讯谈好的条件就是腾讯不干预任何创作内容。拍什么、拍多少,这些问题上是由我们主导的,腾讯方也没有说对此提出任何意见或建议,因此在每一集的规划和拍摄上,所谓厂商或项目的篇幅比重并不是我们特别会考虑的因素,而是根据每一集的主题和需求来决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