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超竞教育王燕嵩:疫情之下,机会正等待有心人的挖掘

​每个用户既是赛事内容的消费者也是创造者。
近期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已经在部分欧美国家体育、金融、社会等方面造成了剧烈的影响,美国道格琼斯指数短短几天内连续两次熔断,NBA、欧冠为首的各大传统体育赛事停办,包括将在洛杉矶举办的《DOTA2》major赛事也宣布停办。尽管感染人数最多的仍然是中国,但论控制程度,论转变趋势,却是大多数国家所不能及的。
在疫情接近曙光的今天,电竞世界有幸请到超竞教育的常务副总经理王燕嵩先生,代表超竞教育与大家分享对疫情期间电竞赛事及电竞教育的认识。
超竞教育与知名电竞俱乐部EDG一同属于超竞集团旗下,超竞集团在电竞战队、俱乐部运营、电竞艺人经纪、电竞地产开发运营、周边影视、新文创影视投资、电竞教育等领域均有建树。超竞教育在2017年与腾讯电竞达成战略合作,从电竞学历教育、职业化教育、以及大众化教育三个维度深度开拓电子竞技教育培训领域。目前已与全国二十多所高校合作开设了电竞专业,在2019年出版的电子竞技标准教材被认为是普通高等院校“十三五”创新示范教材,受到业内广泛认可与好评。
电竞世界:您好王总。能否先做个自我介绍?
王燕嵩:您好,我是超竞教育的常务副总王燕嵩。原本从业于互联网教育事业,在2017年中国电竞行业开始崛起,商业价值和市场需求都开始凸显时我加入了电竞教育行业。
电竞世界:在疫情期间,和一些常规学校一样,超竞教育表示响应广东省教育厅做好线上教育的工作,在这方面有什么优势和经验可以分享?
王燕嵩:早在这次疫情事件之前,超竞教育就已经开始布局线上电竞教育,并且放在比较重要的战略高度,所以才能在这次疫情期间得以迅速响应。
在线教育相对于线下教育来说有一个核心优势,这个优势并不仅仅在于学生或者老师能打破上课听课方面的地理、时间壁垒,而在于能让稀缺的师资力量与企业资源得以共享。
在多年电竞教育的工作经验中我们发现,优质的师资和优质的内容是极为稀缺的,这也是整个电竞教育行业的痛点。如何将稀缺的资源共享到更广泛的人群,如何扩大这些资源的覆盖面,是互联时代的教育工作中一个重要战略点。
我们的在线教育业务除了有相对传统的、老师向学生传授知识的模式以外,还有更加创新的学习与实践方法。例如,超竞教育从去年9月开始,就联合知名电竞企业,研发了面向学生或其他有志于加入行业工作的电竞爱好者的项目实战课程,在线上把电竞或是互联网领域的一线企业的真实项目、工作任务给到学生,让他们通过小组协作去完成任务,获得相关的实习工作经历。同时,我们也邀请企业的导师和专家给学生进行相应的课程讲授,提供指导资料和答疑,并最终给学生一个项目实习的认证,这对于学生的个人履历很有帮助。

说回眼下的这次疫情,很多同行朋友因为疫情影响无法返工,企业难以复苏,整个电竞行业其实也处于一个半休克状态。远程办公也会碰到诸如硬件设备支持没有那么理想、在线协作不方便等困难。在我们已经相对成熟的线上教育体系的支持下,电竞专业学生们的专业课程得以持续,学业基本没有受到影响,想要进入电竞企业实习的同学也有在线实践的机会,反馈比较积极。
电竞世界:目前LPL、KPL都已经以线上赛的形式正常打响,这可以算得上是疫情期间电竞赛事的一个标志性突破,腾竞为国内广大一方、三方赛事都做了表率工作,王总如何看待接下来国内电竞赛事的进展呢?
王燕嵩:疫情对电竞赛事的主要影响在于它阻断了线下举办赛事,这种线下聚集不只是对观众,也针对选手、赛事执行人员等。相比于传统赛事来说,电竞赛事,例如LPL、KPL,真正的优势在于其网络上丰富的传播内容以及影响力,这是依托互联网技术开展的。
LPL、KPL在疫情下开始尝试线上举办赛事这样一个模式,其实也是在疫情期间有限的条件下创造一些新的内容消费模式,毕竟整个行业还是有很多张嘴要吃饭,他们得对投资商赞助商有个交代。我们看到,疫情没有让电竞赛事的内容消费市场萎缩,数字娱乐内容不仅没有受到打击到甚至迎来了增长爆发。在巨大的数字内容消费需求下,LPL、KPL及时困难克服,产出线上赛事内容,是他们赛事管理体系全方面成熟的体现。
目前看来,如果欧美、韩国那边疫情管控得当的话,他们应该也会效仿、学习国内联赛的工作,尝试去开展线上赛事。当然,在防疫工作取得突破后,电竞赛事回归线下,同样是必然趋势。
电竞世界:LPL官方表示,目前英雄联盟S10总决赛的工作进程未受到影响,众所周知S10总决赛是2020年中国电竞最重要的赛事,它的举办顺利与否对整个电竞行业意味着什么呢?
王燕嵩:S10举办的成功与否有两方面的意义。
一方面是电竞相对于传统赛事的优势体现,众所周知现在包括NBA、欧冠等等传统的线下体育赛事都已经纷纷停办,东京奥运会也面临延迟甚至是取消的困难。电竞赛事能顶住不可抗力,正常输出赛事内容,就是数字化体育的优势体现所在。
另一方面是对于中国电竞行业乃至综合国力的硬实力展现,而同样是电竞赛事,本该在洛杉矶举办DOTA2的major也宣布停办。在这样的全球困境下如果S10能顺利举办,甚至说仅仅是线上顺利打响,这其实就是向世界展现中国电竞赛事实力、中国政府疫情管控能力的强大。有个说法叫竞技体育的背后是综合国力的比拼,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其实也是我们中国综合国力富强的体现。
电竞世界:疫情推动了“线上赛事”“线上电竞教育”这些事物进入我们视野,你认为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哪些潜在的机会值得我们去关注?
王燕嵩:我和同行朋友们在这次疫情中,共同观察到了一个趋势,就是在游戏行业里,游戏玩家数量的急剧膨胀以及在线时长的急剧增长。这有可能给电竞带来更多潜在用户,甚至是赛事内容层面的参与者。
大家知道电竞用户和游戏用户这二者是有相当高的重叠度的,这两个不同的人群有着大体上相当的需求,消费游戏内容、赛事内容;游戏周边、赛事周边;游戏资讯、赛事资讯;几乎是一一相对应的。但在这个疫情长期发酵的过程中,部分用户产生了一个微妙的、几乎是全新的需求,就是自己去参与到赛事的欲望。
现在不乏一些倡导全民参与的、大众化娱乐化的线上赛事,每个用户既是赛事内容的消费者也是创造者,这创造了许多草根电竞明星,也是对游戏主播行业的延伸,但它和职业联赛是两码事。
它讲究的是高互动性、低门槛性和高娱乐性,包括最近英雄联盟有这个冠军杯赛,以及最近我们在王者荣耀的对局中会遇到有些玩家的title会有诸如“省级百强战队”“市级第一战队”的标签。这种赛事内容在疫情之前是比较少见的,但在这次疫情的推动下,这种强调大众化参与和消费的全新电竞赛事内容模式,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