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花上亿进联赛,有人穷到无奈退赛 | 电竞世界

 

是怎样的差距导致有人花了近亿投入打进LPL联赛,有人因为经济压力而无奈退赛。

在2020年英雄联盟S10赛季刚刚开赛之际,LPL联赛新席位战队Estar的加入,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消息之一。

这支由曾经的魔兽玩家孙力伟(ID:xiaOt)一手创立的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在2019年底宣布与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刘谋(ID:PDD)合作,进军LPL联赛并申报武汉主场。

LPL联赛战队由16支扩展到17支,这对于赛程的安排又添重担,春季赛的赛程几乎满载,完全没有休息日。从腾竞体育之前采访时的态度看,现阶段每一个席位的放出都是谨慎再三的选择,那么这支重金买下的席位有多贵,可想而知。

然而现实的魔幻却是,隔壁的LMS(港澳台)赛区在解散并重组为PCS(太平洋系列)新赛区后,联赛战队G-Rex不久前刚刚宣布将退出PCS联赛,原因是「突如其来的经济压力与影响」。

这边有人花了近亿投入打进LPL联赛,那边就有人因为经济压力而无奈退赛。

是怎样的差距导致了这样黑色幽默的局面?

从LMS赛区到PCS联赛的惨淡现状

LMS赛区的创立,从2012年台北暗杀星战队(TPA)夺冠开始有了雏形,但当时仍然处于GPL联赛(东南亚)中。直到2015年,拳头总公司将港澳台地区独立出来,成立了LMS联赛,作为仅次于LPL、LCK、LEC及LCS之后的第五大赛区,享有3个全球总决赛名额和1个季中冠军赛名额,以及17年开始的3个洲际赛名额。

随着竞技水平与国际赛成绩的直线下滑,2019年9月,LMS联赛主办方Garena宣布将与现东南亚职业联赛(LST)合并为全新的太平洋系列锦标赛PCS联赛(Pacific Championship Series),共10支战队。

曾经在2018年打进世界赛的MAD战队,2019年底成员相继离队,且将不会参加PCS联赛,这与解散无异;

而LMS曾经的统治力量闪电狼战队,也在选手相继转会LPL后,于2019年底宣布彻底解散。

更丢人的是曾参与2018年LMS春季赛的龙门战队(Gragon Gate Team),因为涉嫌参与职业比赛的博彩行为而被永久清除出LMS赛区,现已解散。

PCS联赛之前公布的10支战队中,来自台北的有3家,分别是AHQ俱乐部(AHQ esports club)、Alpha俱乐部、J Team俱乐部;来自香港的有G-Rex俱乐部(英皇集团)、HKA俱乐部、Talon俱乐部共计3家;以及来自东南亚的其他俱乐部战队等。

有趣的是,PCS联赛的共同主办单位及共同执行单位由拳头游戏和FunPlus电竞担任。

其中FunPlus Esports尽管与S9世界冠军队伍FPX同名,但却相互独立运作,母公司多年来一直参与电竞组织和电竞赛事工作。而之前LMS联赛的主办方Garena将作为发行商参与PCS联赛,以中文、英文和泰文的语言直播给联赛地区的观众。

遗憾的是,限于联赛的规模和资本投入有限,以及PCS联赛各队伍地区分布过于分散,PCS是少数没有安排线下比赛场地,只能打线上赛的联赛。

但即便如此,来自香港英皇娱乐集团的G-Rex电子竞技俱乐部仍然没能抗下所谓「突如其来的经济压力及影响」。

坐吃山空的台湾电竞市场

2012年TPA战队夺冠是台湾电竞市场的转折点,也是最后一个。

在这之前,台湾电子竞技联盟及台湾电子竞技公开赛早在2008年就已经创办,从创始人黄博弘早年受专访时透露的内容来看,其对台湾电竞市场的认知与考量是十分超前的。在大量参考了韩国发展电竞产业的经验下,对于政府、观众、选手与战队等元素之间的认知足够清晰,对于电竞产业的盈利模式也有系统的认识。

起步的问题在于,一是没有足够人气的本土游戏,二是缺乏有影响力的事例所带来的机会。

这些问题在2012年的《英雄联盟》世界赛夺冠被系数解决。

台湾自身电竞从业者TC曾在采访中表示“TPA在S2的夺冠让台湾电竞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S2夺冠前电竞在台湾还不被大众所接受,政府也不支持,厂商也因为没有曝光而不愿投入。有了这个冠军之后,关注电竞的人明显增加,厂商也开始投入大量资金,政府也都发声支持,甚至亲自来为电竞站台。”

短时间的夺冠红利帮助台湾电竞完成了高速发展阶段,玩家数量、影响力、投资力度均有了质的提升。电竞赛事开始与传统体育赛事相接轨,以周杰伦为首的各明星资本也开始先后进军电竞。在S6的赛前出征仪式上,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现身为两支代表LMS赛区出战的队伍加油打气。在发言中,蔡英文还特意强调了电竞的重要地位以及台湾当局对这一产业的支持,表示将会加大力度推动电竞的发展,改变人们认为电竞是不务正业的这一看法和印象。

但很快的,瓶颈就到来了。

长时间没有好成绩,人才外流,观众热情下降,厂商撤资,LMS赛区以极快的速度陨落。

不仅仅是英雄联盟项目,2018年10月,炉石传说世界大赛的台北队因“窥屏”作弊而被撤销参赛资格。

一衣带水,天壤之别

究其原因并不复杂。

现在来看,这一切都是2012年那个冠军带来的,红利过去了,一切就又离开了。

联赛主办方并没有抓紧时间为这篇土壤培育什么,只是坐吃山空罢了。这样的做法,倘若没有世界赛上的好成绩支撑,观众的热情就很快被消耗殆尽了。

以一衣带水的大陆LPL赛区做对比,在世界赛成绩低迷的2015-2016年时期,联赛主办方仍然大力引进广告招商,以传统商业体育的标准,对标NBA联赛来进行联盟化战略,短短几年内打造了全球最为成功的地区电竞联赛,这一切在2018年之前,甚至没有一个总决赛的冠军以支撑。

有人花上亿进联赛,却有人穷到无奈退赛,如此相去甚远的结局,两者的差距并不只是金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