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观众赛事,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电竞赛事究竟要何去何从?

随着假期的逐渐结束,电竞赛事究竟会走向一个什么方向,是所有电竞观众和从业人员都非常关心的问题。随着疫情逐渐蔓延,4月之前不会举办任何大型体育赛事已经成为所有人的众望所归,但对于电竞和体育赛事而言,长久的赛事停办实际上是灾难性的行为,尤其是对于每年重大比赛几乎全部集中在后半年的LPL而言。

疫情当前,保证所有人的安全是第一要务,但为了整个行业的正常发展,自然不可能把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四月以后,毕竟除了LPL、KPL以外,电竞还有大量的三方赛事,自然也包括了依附于上的赛事组织、宣发、媒体和相关工作人员。即使是规模相对较小的电竞产业也一样需要足够的活跃度和发展空间。

而这,也恰好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特殊的赛事模式

在2月5日,韩国Kespa在日本LJL联赛尚未开始,东南亚PCS联赛延期的情况下,率先开始了LCK联赛的赛程。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是,LCK联赛此次才用的是“零观众媒体”的比赛方式,取消了所有的媒体采访和观众售票环节,甚至在首日比赛直接取消了往年必有的发布会和一系列环节,直接正式开打,所有选手从基地赶到现场直接开始比赛,打完比赛在接受官方采访后迅速回归基地,最大化保证了选手的安全。

这样的模式让LCK比赛得以顺利进行,但对于LPL来说,却未必能顺利做到,LPL早已完成了联盟化工作,在全国拥有六座主场,在今年则很可能要启动第七个主场。以2019年夏季赛LPL来看,除了拥有主场的队伍,LPL的职业选手们每周至少需要“出差”一次前往其他主场进行比赛,即使是拥有主场的队伍,在与同样拥有主场队伍交手时,两者也需要协调在场地上的问题。

LPL一旦需要进行比赛,那么应该类似LCK一样,挑选其中一座主场,所有队伍都在该主场比赛是能控制疫情的最佳方式,在这种时候,选择上海主场是最佳选择。在目前没有选手患病消息传出的情况下,保持防护,集中大量选手到上海虽然会带来一些问题,但相对于六座闲置主场每个月高达近千万人民币的成本,这反而成为了一个小问题。此外即使不少俱乐部在上海依旧拥有基地,但增加一支英雄联盟战队上下大约15到20人的压力也不会太小。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灾难性的惨烈后果

而LPL如果不能保证正常的开赛,对接下来的其他赛事,一样是一个巨大的影响,甚至不仅仅是LPL,PUBG、和平精英、PUBG、DOTA、KPL等多个赛事的停办,都对接下来的赛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绝大多数的赛事,在5到6月都有季中型的国际性杯赛,例如DOTA2的震中杯,英雄联盟的季中冠军赛,以耳熟能详的LOL为例,绝大多数赛区的职业联赛都在2月开始,而LPL因为队伍较多,赛程繁杂的原因,每年1月初就会开始春季赛。而大多数联赛都会在4月中旬结束,保证5月世界赛的顺利举行,而5月的世界赛一旦不顺利,又会影响在夏季当中的赛事高峰期。

以2019年为例,从7月开始,WCG2019、英雄联盟洲际赛,LPL八周年,DOTA2TI9国际邀请赛,英雄联盟世界赛、PUBG世界赛等一系列赛事接连举办,几乎占据了整个下半年电竞爱好者和工作人员的生活,虽然每年5月中旬到6月中旬,11月、12月算是传统意义上大型赛事的休赛期。但在这时候,WCAA、WUCG、HMA等一系列三方赛事又到了开始举办的时候,虽然没有以上那些国家级乃至世界级赛事影响力大,但依旧拥有大量电竞赛事爱好者的关注和喜爱。

一旦2020年的电竞赛事举办不顺利,将大量原本需要在年初举办的赛事延期或者压缩整个赛事的时长,对于整个2020年赛事都堪称灾难级影响。

对于2021年初的赛事举办都会产生一定的问题,毕竟休赛季,其实也是大多数电竞工作者和相关公司的调整季和准备季。

无观众的可行性

客观地说,无观众比赛,最重要的反而不是收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电竞观众提供的收入当中,门票都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腾讯公司在2019年发布的LPL白皮书当中可以看到,在整个LPL赛事当中,门票收入实际上只占到了整体收入的8%,平均到每场比赛上而言,每个主场每场比赛的收入大概是4万元人民币左右。看上去很多,但相对于整个赛事而言,完全是九牛一毛,LPL联赛S级直播权价格高达6000万元人民币,次级转播权价格也在2000万元人民币上下。

按照目前LPL赛事的转播渠道和价格来算,每年LPL联赛的转播权卖价费用都在1.5亿元人民币左右,而LPL全年大概有700场比赛,平均每场比赛转播权费用就高达20万元。

这仅仅是每场比赛产生的转播费用,不包括赞助商费用、广告费用、流量转化等一系列产值在里面,总体算下来,每年数千万元的门票钱虽然对于一个人来说很大,但对于产值已经以亿来计算的LPL而言,因为收不了门票就不开赛,才是最大的损失。

对于其他类似联赛,同样也是如此。

结语

在电竞产业高速发展的今天,任何的停步,导致的问题都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解决的,尤其是春节都只敢停赛两礼拜的LPL更是如此,一天的比赛不顺利,都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后果,而一个重要成绩的缺失,会诱发的问题难以想象。

近两年LPL之所以高速发展,两次世界赛夺冠和一次MSI冠军至关重要,而DOTA2赛事在2019年总奖金超过4000万美元,归根结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2019年TI9在上海的举办让整个TI9奖金超过了3000万美元。和中国电竞的优秀土壤和中国电竞的优秀成绩,是电竞之所以高速发展的根本原因。

或许,我们真的该考虑,无观众赛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