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资本论|一文解密“HERO久竞”收购案

HERO久竞-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俱乐部,2018年KPL春季赛总冠军、秋季赛总冠军,首届王者荣耀冬季冠军杯赛冠军。曾一举实现预选赛、常规赛、季后赛的三连跳,创KPL史上最大奇迹,并获得当年KPL年度最佳俱乐部,成为赛场最亮眼的荣耀战队。近日,一份公告称HERO久竞俱乐部控股权将易主,这份公告也给了我们在资本市场上近距离窥探电竞俱乐部的机会。主播将带领各位揭开HERO久竞俱乐部背后的秘密。

2019年12月13日,A股上市公司宁波富邦(600768.SH)发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以下简称“报告书”),宣布拟以约1.28亿元购买嘉航信息、迦叶咨询、青枫云港合计持有常奥体育55%的股权,收购完成后,常奥体育将成为宁波富邦的控股子公司。其中,公告中所称的“常奥体育”则是HERO久竞俱乐部经营实体“杭州竞灵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据此,在收购完成后,HERO久竞也将成为上市公司宁波富邦的控股子公司。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够通过这份《报告书》挖掘到什么信息呢?

电竞俱乐部如何架设股权结构

根据《报告书》披露信息,杭州竞灵由汪文辉和胡庄浩于2017年9月合资创设,其中胡庄浩的ID就是“HERO久哲”,HERO久竞俱乐部的主教练。在2018年9月,常奥体育完成了对于公司的收购并取得51%的股权,久哲则保持40%的股权。在经历历次股权转让后,目前常奥体育持有杭州竞灵84%的股权、久哲保留有16%的股权。按照《报告书》披露的俱乐部9420万元的估值,久哲的股权价值在1500万元左右。

常奥体育是一家传统体育项目运营公司,传统体育与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结合形式,有利于将传统体育运营经验向电竞领域进行复制。而俱乐部主教练作为电竞领域专业人士,其持有俱乐部股权则有利于俱乐部人员、战术体系的稳定。

此外,跨界投资似乎也成为了电竞俱乐部市场的新趋势,苏宁、京东、哔哩哔哩、滔博等也通过设立或投资赞助取得电竞俱乐部。通过跨界合作,可以为电竞俱乐部注入更多的关注,提升品牌效应。

图片来自艾瑞研究院

电竞俱乐部有哪些资产

对于电竞俱乐部来说,电竞选手无疑是其最宝贵的“资产”。除此之外,电竞俱乐部还拥有些什么呢?作为负责战队日常训练及运营工作的电竞俱乐部,从资本属性上属于轻资产类型的主体,而这点在《报告书》中也有所体现。

根据《报告书》披露信息,杭州竞灵名下并无房产,用于训练及住宿的房屋均为租赁物业。为了配合KPL联盟双城主场赛制的安排,HERO久竞俱乐部所租赁的集训场所位于成都市武侯区的中央花园城市别墅。

图片来自网络

固定资产方面,主要包括运输工具、电子设备和办公家具,这与电竞俱乐部的业务形态也极为契合。

无形资产方面,主要包括“Hero久竞”作品的著作权、“久竞”标识的商标权,以及KPL赛事的席位权利。这其中,最为独特的无形资产就是“KPL赛事的席位权利”。这个价值1200万元的席位也成为了除了选手之外俱乐部最为重要的资产。

Q&A 何为“席位制”?

“席位制”源于NBA等传统竞技体育赛事,指的是不设升降级,参与席位需通过采买或经由各家俱乐部所组成的大联盟审核许可来获得的职业联赛制度。在电子竞技方面,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等MOBA类手游均在近年改升降级制度为联盟席位制,向传统体育赛制靠拢。通过固定席位的方式,可以帮助电竞战队获得更大的空间执行长期经营计划,打造长期品牌效应。此外,参赛席位不仅是参加职业联赛的入场券,同时也是分享联盟收益的凭证,加之在这种长期的品牌经营下的价值增长,“参赛席位权利”也就成为一项对于电竞俱乐部来说极具价值的无形资产。

以KPL为例,KPL的席位需要通过预选赛选拔和竞标的方式选取。在2019年KPL秋季赛中,TS、WE两支队伍便是从预选赛中进军出的新秀队伍,而RW和TOPM则是通过竞标取得的赛事席位。此外,席位还可以通过转让的方式取得,首届KPL参赛队AG超玩会即是通过收购BA黑凤梨席位的方式重返KPL舞台。而此次宁波富邦收购HERO久竞,则是另一种釜底抽薪的方式取得参赛席位。

由此看来,在电竞俱乐部收购中,是否具备电竞顶级赛事的参赛席位是一项关键选项。

图片来自网络

电竞俱乐部如何运作

根据《报告书》披露信息,电竞俱乐部的运营管理区分为“赛训管理”“商务开发”“品牌建设”三个环节。这也是目前电竞俱乐部、甚至传统体育俱乐部运营的标准模式。

图片来自《报告书》

电竞业务的盈利模式为投入资金运营职业电竞俱乐部,参与各种职业电竞比赛,通过参与竞技获得赛事奖金和联盟分成;持续维护公共关系,获得粉丝及受众,提升俱乐部的品牌价值,形成可持续的商业生态平台。基于上述商业生态平台,俱乐部帮助赞助商通过赞助交易产生收入,包括团队或队员赞助收入,品牌在营销传播中使用团队或队员特定知识产权所支付的款项,以及任何作为赞助方案的广告销售。同时,通过系统的选拔机制和定制化的培训管理获得队员转会收入。具体的营业收入及成本则包括:

  • 营业收入:主要分为俱乐部商务开发收入、转会收入、KPL联盟分成收入(考核指标涵盖比赛成绩和运营考核)、KPL比赛奖金收入和其他周边收入。其中,根据KPL联盟规定,青训队员的挂牌转会价格不低于50万元/人,KPL注册大名单队员(10人)的转会价格在每人100万元到1500万元之间。
  • 营业成本:主要分为人员薪酬、差旅费、赛事奖金分配、席位费摊销、腾讯中介费、买入队员摊销费、青训转会费、代练费、管理相关成本和销售相关成本。

关于转会

经历了2018年KPL赛场的辉煌,2019年HERO久竞的表现则差强人意。这与俱乐部人员转会问题或许有着联系。在2019年KPL春季赛转会窗口期,HERO久竞曾一度挂牌7名主力选手,连FMVP久诚也在转会名单之内。这波转会操作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报告书》披露信息,HERO久竞在2019年转会收入为936.32万元。整体看来,虽然HERO久竞战绩平平,但在转会市场上确大有斩获。并没有像PDD所描述的“高价培养、低价卖出,流云行水、反向操作”。

图片来自网络

在未来的转会安排上,管理层预测俱乐部每年可转会交易5名青训队员,和1-2名大名单队员,收入维持在750万元左右。这种人才培养+转会的操作也是久哲的常规操作。在带领Hero进入KPL之前,王者荣耀电竞圈其实很早就出现了久哲的身影。他带领的MU战队培养了一批KPL元老级顶级选手,现在知名的选手飞牛、刺痛、虔诚、暴风锐等都出自MU,所以大家都称当时的MU是KPL的黄埔军校。良性的转会机制,不仅对于俱乐部来说可以获得丰厚收入、提升俱乐部持续经营能力,也从整体上提升了联盟选手的赛事水平。

关于薪酬

根据《报告书》披露信息,大名单队员共11人,目前月薪酬为30.5万元,福利费及其他3.05万元,年终奖总计15.25万元,预计整体工资水平保持稳定增幅,增幅为5%;青训及和平精英队员目前共23人,月薪酬为11.34万元,福利费及其他1.13万元,人数不变动,年终奖总计5.67万元,工资水平未来增幅为3%;教练及赛训后勤人员目前共15人,月薪酬为14.38万元,福利费及其他1.44万元,人数不变动,年终奖总计7.19万元,工资水平未来增幅为5%。

虽然每名选手的工资不是完全平均,但粗略算下来,大名单队员平均月薪2.78万元、青训队员平均月薪0.49万元、教练及赛训后勤人员0.96万元。由此看来,电竞选手的工资并非外界盛传的天价。加之每天的长时间训练和忙碌的联赛、杯赛赛程,电竞选手的薪酬水平确实还有不小的上升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