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梅峰专访:我们该怎样开拓日本电竞蓝海(上)

在这场45分钟的专访中,沈先生为电竞世界提供了大量第一手的宝贵信息,作为开拓日本电竞蓝海市场的先驱者,他的脚步将为国内电竞行业人探开日本电竞迷雾中的成败与市场。

很多人说2018年是日本电竞元年,除了因为那一年日本电竞产业空前高涨以外,日本电子竞技联盟(JeSU)的成立也是一个主要因素。

作为日本JEF电竞促进协会的创立人之一,沈梅峰如何看待日本电竞市场的发展?JeSU联盟的成立和管理对于日本电竞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国内企业资本又如何能在日本电竞这块蓝海中淘金?

在这场45分钟的专访中,沈先生为电竞世界提供了大量第一手的宝贵信息,作为开拓日本电竞蓝海市场的先驱者,他的脚步将为国内电竞行业人探开日本电竞迷雾中的成败与市场。

竭泽而渔:把电竞联盟变成卖游戏的渠道工具

日本电竞产业发展受限背后有很多原因,JeSU联盟在这当中甚至可以说是罪魁祸首,他们手握大权却将行业带到了错误的道路上。

电竞世界:日本电子竞技联盟(JeSU)的诞生是一个非常标志性的事件,不知沈总怎样看待这样一个协会?它给日本电竞带来了什么?

沈梅峰:2018年之前JeSU还是不存在的,那时候在日本有三个电竞协会,分别是日本网络游戏协会(JOGA),日本电子竞技协会(JeSPA),日本电子竞技联合会(JeSF)。2018年2月在计算机娱乐协会(CESA)的领导下,三家合并为一家,就有了现在的JeSU。

那么JeSU呢它其实主要由三方控制,分别是世嘉(SEGA)、卡普空(CAPCOM)、科乐美(KONAMI),都是游戏公司。

联盟的社长是由世嘉社长担任,副社长是角川的一个社长,整个协会的一个运作基本上是以sega和capcom为主导,他们也是最大的赞助商。

那作为游戏公司主导的电竞联盟,他们当然也是看到了电竞对未来的一个很不错的发展,但本身的想法是想推广他们的游戏,占领第一波的日本电竞市场所以才成立的这样一个协会,再去做相关的电竞项目,或者游戏活动比赛。

但是,JESU联盟现在是从18年到现在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举办的赛事活动效果是非常糟糕的,首先是项目贫瘠,他们基本上都是以这个主机类游戏为主,典型的项目像《泡泡龙》。

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在千叶县会有安排一个电竞的表演赛,JESU安排了有三个电竞项目,其中一个就是《泡泡龙》,同时他们不欢迎海外的战队跟玩家来参与,那这是违背了我们电子竞技主流的一个思想的,跟我们完全不一样。

行业最大的联盟由游戏公司主导,这是目前JESU最大的一个问题,它直接导致了本该属于电竞赛事的资源被过多地倾斜给了不思进取的游戏厂商。

除此之外,他们在全国推一个类似官方认证电竞选手的东西,其实这本来是个好事情,但是这样的身份认证变成了一个强制性的要求,被用来绑架玩家利益了。

举个例子,比如今年TGS上有一个玩家,打泡泡龙拿了冠军,应该是有500万日币的奖金,本来挺好的一个事儿,可以给游戏、给比赛做很好的宣传。结果第二天舆论就爆了,所有人都在骂JESU,原因是他们要求这个玩家必须通过他们联盟认证成为职业选手,否则他们就不愿意支付这个奖金,可能只愿意给他20万、30万这样子,玩家圈舆论就铺天盖地地指责他们,一场比赛反倒成了负面宣传。

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它反映了JESU内部管理非常的混乱,我们听说是前一段时间JESU已经开始发生内部矛盾,甚至是有分裂的倾向,主要是发展方向的分歧,JESU主导的那两个公司还是想推主机游戏为主,而另一边以角川为首的,他们希望把日本电竞往国际化发展,去大力发展一些像LOL、PUBG这种国际上高人气的游戏。

以我们中国电子竞技发展的经验来看,很明显后者才是相对合理的思路。所以他们角川的负责人已经有找过我们(JEF日本电竞促进协会),希望能开展合作来举办一些国际性的赛事。在年底他们年会的时候会邀请我们去聊这个事儿,暂时对外还没有公布,我们当然也很希望到时候能参与到这个赛事的筹办工作。

如果这个方向能扭转过来,日本电竞不再“闭关锁国”,那对于广大国内电竞从业者来说都是好事。众所周知日本是个游戏的大市场,是开拓电竞市场的一块沃土。

出海之战:我们怎样才能从这片不成熟的市场淘金?

以我们现有的经验优势,举办电竞赛事或电竞馆都是较为理想的切入点,但要对日本的环境和市场做调查,不能一味照搬。

电竞世界:国内的电竞行业发展已经相对成熟,那对于中国国内的厂商来说,我们能凭借过往的发展经验,去从日本的电竞产业中获得什么潜在的机会吗?

沈梅峰:我个人认为像日本电竞这样一个明显的蓝海市场,中国的很多相关企业都应该去着手,事实上他们很多都已经在做了。

像有在大阪开电竞馆的,在东京做赛事的,包括网易的一些项目组也在日本做一些赛事了,那我们JEF协会现在也有和LJL(日本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合作,未来会主导中国外援选手来日本打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事宜。

因为国内电竞赛事举办的经验实在是远超日本太多了,所以在做赛事方面我们非常有优势,像今年五月份JEF在秋叶原举办神田杯电竞大赛,有《英雄联盟》和《彩虹六号》的赛事,反响非常好。

这样的赛事明年会非常非常多,尤其在中日韩三国电竞协议签署以后,当地的政府和企业很支持做一些高水准、国际化的中日交流赛事,我们明年会在京都做一个电竞的高峰论坛,也是会邀请到中国乃至其他国家的电竞协会来参与。

这是赛事部分,那像电竞馆这方面,网鱼网咖已经要在日本涩谷开第一家分店了,同时我们协会跟PDI(日本通讯公司)也有合作一个新的电竞馆在东京落地。

通常来说国内资本要在日本办这些的话都是要和当地的一些企业合作的,一方面政府或者企业都还算比较欢迎,一方面毕竟是别人国家,他们在很多地方都能给到必要的帮助。但是在市场方面就有很多坑要注意了。

举个例子,有个中国团队在大阪做了个电竞馆,硬件条非常好,在国内也算得上是一流,在旁边有一家日本人开的小网吧。硬件差、环境不好、位置也特别少,但生意却远好过电竞馆,为什么?

因为用户知道是中国人做老板,在他们招个日本店长,自己不出面以后,电竞馆生意就开始越来越好,在这之前基本都是中国留学生光顾。

这样的问题在日本非常普遍,中国人开的店,日本人会有一些民族主义上的偏执,会本能的抗拒。

他们仍然会承认,在电竞行业上他们很弱,需要学习,但他们也想强大,希望能在电竞赛事上证明日本人的实力。

在沈梅峰的讲述下,我们已经可以对日本电竞产业的现状有一个大概的认知,日本电竞联盟(JeSU)的诞生结束了混乱的行业,而宝贵的赛事资源却被执掌者挪作推广游戏的工具,大方向的思路上已经出现了偏差。

尽管如此,地方上的第三方赛事仍然很受欢迎,类似电竞馆的需求也将高涨,沈梅峰以其开拓市场的宝贵经验为行内人提供了重要参考。

在下篇中,我们将会对日本电竞环境做进一步的勾勒与还原,从寻找日本人做得不好的地方出发,去探索更多潜在的机会。

(文章来源:电竞世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