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教育亟待解决的痛点:发展、规范和信息隔阂

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高速发展的电子竞技行业,撞上了人才断层。

政策上,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引领了一系列从中央到地方支持电子竞技行业发展的政策福利。

赛事上,2018年中国赛区分别拿下了雅加达亚运会数个金牌及英雄联盟S8全年所有世界冠军等荣耀,为中国电子竞技史上记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人才教育上,2016年文化部正式增设电子竞技与运动管理专业,2019年人社部发布了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两个新职业。

商业上,2017年起腾讯主导LPL联赛开始了往商业体育转型的联盟化,引导东西赛区及俱乐部落户城市主场化,收效显著。

在过去三年里,中国电子竞技行业无疑处于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中。

然而,产业的高速发展在带来巨大商业价值的同时,也暴露了包括人才输送断层在内的诸多问题。据腾讯电竞所公布的人才供需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电子竞技产业人才缺口高达21万,2020年将达到57万。

作为一个问世不到20年,起步不到十年的新产业,电子竞技行业从来没有针对性的人才培养体系来为行业输送对口专业人才,如此导致的从业人员素质及专业能力与行业价值不匹配的现象频发。电竞人才教育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迫切需求。

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即使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已经领跑世界,短时间内培养一个完整的电竞人才教育体系,仍然需要多方力量的加持。

新赛事、新产业对人才需求的征召效应

电子竞技人才教育的职能本质是为行业输送专业人才,行业的人才需求才是推动电竞教育发展的根本。因此,保持甚至加快电竞行业产业链的发展、进一步完善我国电竞生态版块布局、从而维持电竞行业各机构或岗位的人才需求状态,是对电竞教育地位的基本保障。

据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自《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发布的2016年起,中国电竞用户规模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率,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到4.3亿人。

而据CNNIC第44次中国互联网发展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将将达到8.5亿人,也就是说,2019年大约每2个上网的人就有1个是电竞用户,这就是最基本的行业市场需求概况。

在这样磅礴的市场基础下,电竞行业各企业机构的人才输送都跟不上其本身的发展速度。我们来看一组针对电竞行内人员的调查数据——

由腾竞体育发布的2019年中国电竞人才发展报告显示,电竞行业内受访人员中有56.55%表示其部门近期存在扩招需求,整体平均人才需求在2.23人。有60.83%的受访人表示其部门未来存在扩招需求,平均人才需求在2.94人。

这仅仅是人数上的需求,事实上由于行业内存在大量跨行、转行人员等专业不对口的现象,真正具有合格专业能力的人才更加稀缺。并且由于电竞行业发展过快、机构岗位波动大,人才需求的浮动也趋于一个不稳定的状态,我们来看一个对比。

上图是2017年腾讯电竞所出具的人才供需调查报告,下图是两年后2019年的人才调查报告,在二者对比之下我们可以发现很多信息。

经营管理类的人才缺口猛增,说明电竞各行业的垂直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大量的岗位被细分后增添了许多的管理层人员缺口。

而原本的新闻传媒岗位被细分稀释到内容制作与技术服务内,说明行业内岗位分工在进一步细化。

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后者的岗位人才缺乏中,有几项人才在两年前是极少甚至是不存在的,其中包括以解说、导演、导播为代表的赛事制播类;以选手、裁判、教练、数据分析师等为代表的赛事核心人员类等。这是由于2017年及之前的赛事内容过于狭隘,但在同年LPL联盟化以后带来了极大的发展,催生了这些岗位的需求缺口。

这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警示,那就是电竞行业不仅仅是人才推动行业,行业的进步同样在征召人才。

电竞行业本身发展带来的需求,是保障电竞教育地位的根本。

教材、平台、师资力量的专业与规范化

电竞教育的诞生起源于2016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自此大量院校相继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的专业或方向。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但由于电子竞技及电子游戏在国内长年的污名化,广大学子家长的观念没有得到转变,新专业的开设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

电竞教育的质变开始于201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一批全新职业信息,其中“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被认定为正式的职业,标志着电子竞技正名的开始。

据企鹅调研平台数据显示,2019年由未成年孩子的家长中,有93%对电竞赛事表示不排斥态度,这个数据仅次于韩国和巴西。我国各年龄层的用户对电竞的态度已经逐渐去污名化,这将是电竞教育开展的保障。

但,即使污名被去除,电竞教育的专业与规范仍然有一个痛点亟待解决。

在不久前人民体育、人民电竞举办的《电竞中国》沙龙中,电竞教材一度成为了到场嘉宾热烈讨论的话题。虽然产业发展态势良好,但市面上一直没有一套逻辑严谨的、科学的电竞读物,所以电竞教材的问题引起了电竞从业者们和学者们的共鸣。

在这之前,超竞教育联合腾讯电竞所编写并发布的电子竞技教育系列教材,算得上是眼下电竞教材中较为详实、科学、准确的电竞教材。但仅仅局限于通识类,而细分到各个行业岗位的专业类教材仍然有待补足。

而理想的电竞教育体系中,一套完备合格的电竞教材仅仅是第一步。好的文化生态、教育平台、师资力量团队、学术研究交流氛围……这些都是漫漫电竞教育长路中的一个个灯塔,等着我们去登临。

打破信息隔阂,引导人才资源

电竞行业内的人才需求,与电竞行业外的人才资源,这二者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隔阂。

在前文中我们提到,行业内人认为电竞行业人才缺口中,的确存在“职业选手”等集中在赛事上的新职业。但在选择电子竞技专业的学生当中,对电竞行业的认识有着明显的偏差。

职业选手这一栏拥有最高的票数,它吸引了超过35%高中生的目光;这非常好理解,受眼界所限,高中生能接触到的电竞行业投影仅仅局限于直播屏幕上可以看到的赛事本身。

高校生更青睐于以产品和商务为主的公关和市场类;这是在对自身竞技水平及岗位性质之间的一个平衡,或者说是在兴趣使然下最可行的选择。

而社会人士的主要意愿集中在与赛事本身关系不大的企业职能上,这进一步说明了电竞教育起步的落后,导致行业外人员在转行过程中只能选择一些脱离电竞色彩的普通岗位。

这些特征在另一条问题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但三个人群都暴露出的一点就是,他们缺少对电竞行业架构的认知,缺少电竞通识类与专业类教育的专业素养提升。

除了行业内外的认知偏差以外,信息传递不足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对电竞教育本身的认知,以及对如何接受电竞教育这一点上的态度。

仅有23.7%的用户了解“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这一专业。这说明电竞教育这一概念面向广大电竞用户的推广工作亟待更多投入。

更多的用户对待“电竞教育”的态度趋向于一个上岗之后再进行的“临阵磨枪”,而这样的认识需要长时间的人才体系建立才能改变过来,非一朝一夕之功。

总的来说,打破行业内外信息不对称的隔阂,关键在于toC媒体及高校对目标用户的信息普及工作,引导学生及家长对电竞行业的认知,是在继电子竞技去污名化以后的下一步重要工作。

总结

发展电子竞技教育,为行业内输送优质人才,引导青少年正确认识电子竞技,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迫切需求。行业人才需求、专业且规范的教育体系、行业内外信息传递透明化,这三者相辅相成,分别在行业内、教育体系、人才资源三个维度提出了痛点与解决方案,作为笔者对国内电子竞技教育发展的短期思路的一点愚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