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解读:LMS被当做一场游戏,于是输了,就结束了

“多少市长来站台不重要,什么政策红利也不重要,再大的赞助商合作亦不重要,甚至选手的竞技水平高低也不是最重要的。当所有人把竞技当成一场游戏,失败就成了不允许被接受的结局,失败就意味着结束,意味着以上所有红利的结束。”

被大陆赛区逐渐蚕食的中国台湾赛区

S9总决赛开打之际,LMS无意外地被解散了,两岸观众又一次小小地沸腾。

和LPL赛区观众平日的讨论热点不同,LMS赛区的粉丝观众平时在论坛讨论LOL职业比赛的内容往往不是围绕战队之间的互相站队与竞技水平上的争辩,而是逐渐趋向于类似「因爱生恨」这样一种近乎病态且扭曲的心理。

在LPL观众圈里常见的「LPL加油!」「小IG冲鸭!」等富有正能量的口号在这里几乎见不到,取而代之的是带有浓浓嘲讽气息的阴阳怪气。从这样的观众氛围可以看出,LMS近几年的成绩已经逐渐将对赛区有满满热情的观众给洗刷得所剩无几。不仅仅是观众,包括教练员和强力的选手也都选择了以外援身份加盟LPL赛区,目前LPL三大种子队伍中有两支队伍的主教练都源于中国台湾赛区。

可以看出,LMS赛区早已经陷入一个病入膏肓的恶性循环状态,即打不出好成绩→留不住观众粉丝→商业价值下降挣不到钱→留不住优秀的电竞人才→打不出好成绩。

举个很直观的数字,目前以游戏代理商Garena主办的LMS联赛自2015年举办时,整个联赛共计8支队伍,而当时LPL的队伍就已经有12支。5年过去了,LMS联赛还是8支队伍,而LPL已经增长到了16支,并且还在不断增加。而中大陆LPL赛区的日益壮大不仅仅在于战队数量,还在于电竞人才的吸纳与培养。自2018年起就开始吸收LMS赛区的强力外援选手,其中以RNG战队选手洪浩轩(ID: Karsa)的转会最为成功,当年就拿到了包括季中赛在内的数个冠军,随后就引发了LMS赛区人才流失的热潮,LMS赛区大量优秀的人才外流至LPL。随着2019年洲际对抗赛的落幕,LMS赛区以极差的成绩被早早淘汰,这已经是一个日暮晚年的联赛,它再也没有当年TPA站上世界之巅时的传承了。

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落寞?

中国台湾电竞史,相似的道路迈向不同的结局

我们翻看中国台湾地区电竞市场的编年史,发现他们拥有和中国大陆极其相似的历程。

早年间,中国台湾地区对「电子竞技」也没有明晰的概念,同样是将其作为「游戏产业」的一种延伸,而没有对它有「竞技体育」的想法。据「台湾电子竞技联盟」创始人之一黄博宏采访时表示,「我们也只是玩游戏出身,玩到一定程度就开始做游戏,通过做游戏赚了一些钱,那最近我看现在台湾玩电子游戏的人比我们当初玩还要认真,我想是不是有能力可以让他们得到大众的肯定和接受,我觉得这是游戏产业该做的事情,于是我们就成立了“台湾电子竞技联盟”」,这是2008年的事了。

起初,该「联盟」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与我们几乎一致,那就是电子游戏在公众印象中的负面影响。而这个问题被解决的方式也与我们完全一致——2012年TPA夺得了世界冠军

台湾地区资深电竞从业者TC表示「S2夺冠前电竞在中国台湾地区还不被大众所接受,政府也不支持,厂商也因为没有曝光而不愿投入。有了这个冠军之后,关注电竞的人明显增加,厂商也开始投入大量资金,政府也都发声支持,甚至亲自来为电竞站台。」

这波由冠军为中国台湾地区所带来的红利一直持续到了2016年,以华硕为代表的知名国际品牌厂商也加大赞助投入并冠名战队,知名艺人周杰伦也宣布收购TPA战队并更名为JTEAM。各种衍生产业所带来的岗位需求创造了新的产业经济,台湾电竞协会也正式成立,在联盟成立之后,中国台湾地区的电竞市场终于迈向了正规化、职业化。

市场的商业化带来的就是人才培养体系和政策倾向,据统计,中国台湾地区自2016年至今已经有超过60所学校开设了电竞课程;立法机构修法将电竞产业正式纳入运动产业,并提出「超韩赶美」的口号。文化部门也增设了10个电子竞技转场类别替代役名额,在国际赛事上拿到好成绩或参加职业联赛有一定资历的选手均可申请替代役资格。

可以说,我国大陆地区所给予电竞产业的红利,中国台湾地区几乎都早一步地拥有了,而且更加充分,那他们究竟是怎样走到如今的困局中的?

最根本的观念限制了眼界

LMS赛区落寞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从黄博弘2014年的专访中看到了端倪。

并不是黄博弘的观点出了偏差,相反,他早在2014年就提出了即使在今天都极具参考价值的论点,可以说是非常超前。

关于电竞产业的收入,黄博弘认为主要有五,分别是转播权收入、赛事票房、赞助商、周边商品、比赛奖金,除了奖金部分以外,这些几乎和LPL赛区在联盟化之前的收入方式如出一辙。而黄博弘也精准地点出了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观众。

「观众多到一定程度了,电视台发现有收视率,就会愿意付转播权利金进行转播;很多人要来看比赛,他就会愿意买票,这样就有了票房;很多狂热的观众都很愿意买选手的周边游戏的周边;有了之前的这些条件,广告费和赞助费、包括选手的奖金,就不用多说了。」

关于职业运动的发展,黄博弘也精准地抓到了核心,那就是职业选手的环境和培养体系。

「职业选手经过一到两年的训练,他的技术就有可能达到可观赏的价值,然后,我们再通过媒体专业包装,给他提供一个绚丽的舞台,再通过大众媒体来宣传,吸引观众来看比赛,形成一定规模的粉丝量。再之后可以组织这些粉丝,为他成立后援团,并通过一定的商业运作,使这些粉丝本身也可以产生经济价值。我们现在认为,整个职业运动一般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这其实就是眼下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粉丝经济运营理念,粉丝经济的运营在LPL还要从2017年明凯选手的广告代言正式算起,真正具有媒体方式的手段则是2018年RNG俱乐部《皇话》《超能软泥怪》等节目的热播。

而关于投资市场潜力的估算,黄博弘甚至一改狭隘或傲慢这些主流印象,对大陆的电竞投资市场做出了极准确的预估。

大陆的电子竞技无论是从选手的实力还是从观赏人口来说,其实才是世界最大的。在台湾办电子竞技所需要的做的工作其实和大陆是一样的;但是从回报的角度来说,台湾通过电视转播出去可能只有两千万人在看,而大陆却可以有13亿的潜在观众。所以,现在中国大陆的电子竞技市场,就是缺一个愿意大规模的投资使这个电子竞技产业商业化的人。我觉得,在电子竞技方面,大陆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市场投资的基础。

于此,一切就豁然开朗了。

LMS赛区竞技水平的下滑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单纯的政策红利或赞助支持只是培养这群年轻人图求安逸的温床,而一个具有统辖能力和行动力的主办方才是盘活整个电竞产业的关键。

归根结底,中国台湾地区眼中的电竞,只是另一种游戏产业,而非竞技体育。

这就是答案。

多少市长来站台不重要,什么政策红利也不重要,再大的赞助商合作也不重要,甚至选手的竞技水平高低也不是最重要的。当所有人把竞技当成一场游戏,失败就成了不允许被接受的结局,失败就意味着结束,意味着以上所有东西的结束。

2018年的RNG俱乐部曾经无比的成功,梅赛德斯奔驰在出征前与选手「无畏共联盟」,但即使它遭遇滑铁卢,2019年的RNG队服上仍然保有奔驰的LOGO。市场并没有放弃他们,无数粉丝也没有放弃他们。他们仍然是LPL联赛中的一员,一次失败不会剥夺他们的联赛席位,甚至多少次失败都不会,这就是最根本的区别。

LMS赛区的落寞起源于2017年,LPL的崛起同样起源于2017年,转折点又一次指向了LPL开始领先于世界的地方,这个转折点既不是某个天才职业选手,也不是哪个商业巨鳄的慷慨解囊,而是那个将电竞彻底视为竞技体育的「联盟化」

我们常常说电子竞技菜是原罪,竞技体育的赛场上一直都是弱肉强食的,而往往忽略了主导赛事的主办方在产业运作上的较量。黄博弘眼中电竞产业的五大收入相比LPL而言虽然多了一个赛事奖金,但却少了由联盟化所带来的「城市化经济效益」,而这恰恰是大陆各地方政府出台支持政策的关键。

从地域条件上来看,中国台湾地区受面积所限,的确难以像LPL一样开展东西部赛区及主客场的玩法,但他们对电子竞技的理解却一直拘泥于游戏产业,而非用传统商业体育的滤镜去看待它,这就已经钉死了他们的成长空间,一旦选手水平出现滑坡,粉丝观众所提供的注意力经济流失,一切平衡都被打破了。

game over,对于游戏来说就是结束了,但对于竞技体育,只是新的开始。

LMS始终没有打破游戏产业的桎梏,始终被当成一场游戏,于是就输了,输了就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