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无冠的CN Dota:神话落幕,危机抑或转机? | 电竞世界

今年的夏天似乎分外炎热,分外残酷。无数中国dota粉丝翘首以盼的、首个落户在家门口的Ti,最终以LGD拿下季军为结局抱憾落幕。

无数的观众,无数的Dotaer都说今年实在是可惜,本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LGD倒在了通向决赛的半路上,而去年的冠军OG成功卫冕世界赛冠军。所有中国玩家都在思考:究竟我们输在了哪里?Ti7、Ti8、Ti9,究竟是我们求胜心切、唯冠军论,还是CNDota真的该痛定思痛、迎来转变了呢?

“偶数年夺冠”折戟沉沙:曾经的失利

且不说匆匆上阵迎敌、被V社赛制耍弄的Ti1、最好成绩为第四的Ti3,就以时间跨度较短、距离当下较近的比赛中,Ti5至今仍让人记忆犹新。CDEC这支战队给了无数玩家和观众意外之喜:作为一支外卡参赛战队,CDEC一路打穿胜者组,还在胜者组决赛里2:0收拾了当届夺冠大热EG。

但当EG从败者组零封LGD再一次面对CDEC时,中国黑马的梦魇就开始了。由于英雄池不够深加上大赛经验不足,在BP环节CDEC就先输一筹;而EG当时的中单正是16岁天才少年Sumail。最终EG复仇成功,CDEC以3:1落败,结束了梦碎的Ti5。

而Ti7的失败更是可以用“丑陋”二字形容。在中国DOTA2乏善可陈、令人叹息连连的2017年里,有四支中国队伍打进胜者组,最终有三支中国队在四强会师,所以决赛开幕前不少中国观众满怀着热情和期待翘首以盼。然而就是四强中的唯一杀神液体,从败者组一路晋级,不仅从群英中杀出一条血路,更是接连把三支中国队伍斩于马下。

不仅如此,在决赛液体与NewBee的对局当中,NewBee连输三场,毫无还手之力。这也是Ti史上目前唯一一次的决赛零封。NewBee战队赛后如是说道:“一个BO5的失败掩盖不了之前胜利的精彩,同样,之前的精彩也掩盖不了决赛的丑陋和难堪。”这一时的丑陋与难堪使我们痛失大好局面,以亚军之位与不朽盾擦肩而过,不得不说令人扼腕。

而相比于Ti7,Ti8一开始局面仍然看似我们稳操胜券:赛前最被看好的LGD势如破竹,一路挺进决赛。决赛的前三场,LGD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干净利落拿下了两场胜利,手握两个赛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中国DOTA2将捍卫自己偶数年的荣耀。但是接下来的变化让人瞠目结舌、措手不及:在再赢一局就能夺冠的情况下,LGD被OG连扳两局,失去了唾手可得的不朽盾。让二追三,早已准备好庆贺偶数奇迹的中国玩家谁都未曾料想到看似稳拿冠军的LGD居然以这种方式输给了对手。

不论如何,过去的失利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件好事,总归是给了我们一些教训和启迪,也让一部分狂热的粉丝开始正视当下CN Dota 的真正实力。过去的统治力早已随版本变迁逝去,不断推陈出新才是取胜之道。除了将PICK模式由RD随机征召变为AP全选模式外,战术思路、体系与国际赛事接轨、选手拓宽英雄池的老生常谈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电子竞技全球化、职业化、规范化的今天,国内Dota赛事环境仍然不容乐观。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赢在何处?

在把目光投向自身前,“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先看看,接连夺冠的OG战队到底胜在哪里,究竟我们能不能学习和借鉴他们的经验?

本次TI9,OG战队的比赛共进行了28场,其中21场比赛在40分钟前结束,7场比赛在40分钟后结束。而本次TI9的平均比赛时长为40.6分钟:40分钟很多职业选手都能够刷出5-6件成装,自身战斗力成型;但OG战队在TI9的平均时长仅为34.2分钟。而面对OG紧密的进攻、快节奏的抱团,适应了对线-发育-团战慢节奏的队伍很难有还手之力。

还有我们耳熟能详的“奶推”体系。带有回复和推进能力的英雄成为了OG最喜爱的英雄,比如说小鹿、精灵、陈、大树、全能,其中精灵、陈和全能更是保持全胜战绩。

光看英雄选择可能还无法直观地了解这支队伍对“奶”有多大的执着,我们再看一个数据:OG战队的28场比赛中,胜场23,败场5,其中一共只有4场比赛他们选出了毫无回复能力的阵容。

那么奶推意味着什么?首先推进体系的一大优势就是能够在前中期发力,迅速推掉敌方防御塔,压缩对方的野区。而“奶”则意味着在一波互换技能后/团战结束后,OG能够更快地回复团队的血量,进行下一波的进攻,而此时对方残血英雄需要回到泉水补给,剩下的人可能会分头带线刷野,就会被OG依靠人数优势,逐个击破。

此外,在TI9上,OG多次使用了四保一战术;不仅如此,推推、大勋章、大鞋、魔瓶、战鼓、莲花、祭品等团队型物品也被他们一再推出。紧密的战术节奏、无缝的衔接配合、拧成一股绳的团队精神,无一不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独到之处。

如何再次成为“Best DOTA”:输在哪里?

不论是从职业环境、游戏环境还是市场环境来说,Dota的赛事体系都不不尽如人意,甚至严苛地说,职业环境极差、游戏环境糟糕、市场份额匮乏。谁之过?

职业赛事中,赛事假赛、博彩等传统体育内的糟粕频频出现。2018年3月, DPL甲级联赛中,ROCK.Y与Ulrica两队公然互送人头,疑似博彩投注,令人瞠目结舌;次月,DSPL联赛中,KDB和Bheart两支队伍对抗中消极比赛,甚至找枪手替代选手上场比赛,两俱乐部被赛事官方终身禁赛。V社对于这些赛事乱象疏于管理,长此以往难免让玩家和观众心寒。

游戏体验上,dota2自2013年面世以来也有6年时间,相对来说玩家群体更为大龄化,难有新鲜血液注入;中低分段炸鱼横行、恶意举报,高分段演员泛滥、天梯保护费令人游戏体验极差。

市场环境中,作为Dota2最激烈的竞争对手《英雄联盟》,其制作公司拳头游戏不仅在营收上遥遥领先,而且拿出了25%的S赛总奖金用于电竞投入和相关产业扶持。拳头世界电竞活动负责人Derrick Asiedu曾表示,每年拳头公司为电竞投入的资金都远远超过1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投入成本。不仅做大了蛋糕,而且愿意为电竞领域的发展加大投入力度;

而独占75%的赛事收入(今年来说至少在9000万美元)却不思进取、坐享其成,Valve并无净化赛事环境的举措。两相比较,高下立判。更不用说今年ti赛场中爆出的黄牛票务丑闻,Dota国内环境颇有些破绽百出的意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